【故事】No.38 悲伤疯人院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摄影月赛 » Vol.04 故事 » 【故事】No.38 悲伤疯人院

【故事】No.38 悲伤疯人院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林荫小道的尽头依旧是那扇破旧不堪的铁门。记忆中,她带着我坐上湖边的摩天轮,指给我看家的方向。多年以后,她却没能够回去。

000010

如果找到通往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门,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地走进去,来看看你。

未标题-39

登上油漆严重脱落的台阶,推开一扇黄色的大门,穿白衣服的人群朝我微笑。空气里散落的各种黑色的颗粒,我能嗅到他们内心腐败的臭味,从那一张张僵硬的脸上散发出来。地板上,潮湿的气味扑面而来。狭窄的走廊里弥漫着药水和排泄物的气味,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女人终日的叫喊声。模糊的呻吟,听不清楚,从紧闭的铁门后面传来。每次穿越过道,长椅上的老头都习惯来抓我,冬天抓袖子春天抓衣角,贪玩的小孩子。

病房里躺着的那些年华散尽的老妇们,窗台上挂着她们鲜艳的内衣裤。红的,橙的,绿的,天蓝的。彩虹一般。阳光闷热。独自剪指甲的老人,一直剪到肉里,整个手指鲜血直流。窗口永远站着一位姑娘,短发,宽大的衬衣,每次来她都看着窗外,不停地翻手中的笔记本。

她安静地躺在床上,微闭双目。眼角有一丝笑意。洁白的被角还是残留着一大滩黄色的污渍。轻抚她的头发,稀疏地让人怜悯,神情却如同婴儿般安详。

厕所里的老人,裸露身体,用温水擦拭自己的身体。门敞开着,我看见她下垂干瘪的乳房和畸形的大肚子,瘦弱的双腿仿佛支撑不了整个身体。这里的老年人,已经不再在意自己的躯体,美好或残破,都与自己无关。活着只是一种形态。温润的水从她干枯的身体上流淌下来,脑海里瞬间划过在阿坝高原遇见的老妇。干枯的双手递过来一个暗旧的转经筒。

这趟旅途那么孤单,空无一人的车厢。你会不会害怕,你会不会难过,还是你已忘记我。

未标题-8

后来,她的爱人离世。她依旧躺在床上认不清楚我是谁。直到她去世的那个深秋,叶子深黄深黄的,阳光明媚,他们在餐桌上有说有笑,我也是。没人看见,悲伤已留在了风里。她的妹妹年事已高,泣不成声。这是一位我从未见过从未说过话的老妇,我坐在她身边,长长的走廊尽是些哭号昏厥的人们,吵吵闹闹。我的家人忙里忙外。深秋的风好冷,席卷我们,轻抚她颤抖的身体,我紧紧地抱着她,世界平静的大概只能听到我们的心跳。我能摸到她弯曲的脊椎,因为年迈,她的手没有气力,不能紧握我。我在她耳边轻语,我们感同身受。

关上门,春来秋去,世界的颜色在变,可是世界还是这个世界。

000012

000014

走出那栋白楼。阳光从树叶缝细里掉下来,转身,我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容了。

RICOH KR - super II Kodak 200

000054




小绵羊

个人简介

这家伙很懒,没有写任何内容!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