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是一种观看的方式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专栏 » 墨比陈摄影 » 摄影是一种观看的方式

摄影是一种观看的方式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授权发表,未经本站及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031745i22d22fwn2jmwwz2

「相机是一个教具,教导人们在没有相机时该如何看这世界。」 - Dorothea Lange

摄影是一种观看的方式,而摄影也仅只是一种观看的方式而已。

在「越拍越遗忘」一文中,揭示了现代人只管机械式的拍,而非真正看见的毛病。摄影发展至今,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不脱艺术的血统,他关切的是人们怎么透过器械却非器械似的观看这个世界。摄影本身是摄影师尝试将自我物化以参与世界的行为,但随着人的参与,摄影的主题势必无法避免客观真实的缺席。我们所看见的一切,将总是停留在我们预先想像过的画面。

这样有着「先见之明」的摄影方式,总是让我们陷入观看的陷阱之中。我们或着总带些观点在拍摄眼前的事物而不自知,或着总是怀着某种深切的目的从这个世界撷取某些片段为己所用。

摄影这种工具,让我对已知世界的真实面貌有了全新的视野。但与其说我们是透过眼前的镜头而看见了更多的世界,不如说是我们透过镜头将想像的世界注入眼前。长久以往,我们总习惯了我们想像的眼界,习惯了被摄影所塑造的影像。

我们透过摄影产出的照片来看见这个广阔的世界,摄影将我们所有人的眼界联络起来,共结一个看见彼此的巨大网络。于是我们总是活在彼此的视线之中,而我们自我本身也被这些密集的视线所注目,所凝视,所观望。

作为一个摄影师,原本你试图接触所谓的真实,而将自己伪装成没有生命没有感情的光学机械。但最后真正的物化不是成为工具本身,而是我们串连彼此的视线,将彼此看成一张没有生命的影像。

我们习惯了看待片断的世界,我们看见这个世界的方式也变成仅透过一张张却永远数不清的影像。我们将彼此看见成个别的影像物件,然后贴上标签,分门别类,甚至总是带着某种先验的目光。

最后,摄影成为我们唯一个观看的方式。

p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剧照

活在现在这个世界,你看过太多的照片。不管是来自教科书还是旅游杂志,你透过照片掌握了许多知识与经验。你脑海中已经建构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风貌,你了解了你所以为的世界。

你可以透过一张照片,看见一万公里以外地方的景物。

你甚至可以透过照片,看见整个我们所居住的星球,看见大陆,看见波涛与风暴。

你想要活在一个没有盲点的真实世界,企图透过摄影将世界缩小复印在一本本册子上。

但随着你将眼睛靠上观景窗的那一刻,你失去的总是比看见得多。而相片,隐藏的永远比揭露的更多。

在最近的新片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中,有一段对话应当切中了许多摄影师内心深处的初衷:

Walter: Why don’t you shoot?

Sean: If I like a moment, I do not like the distraction of the camera, so I stay in it.

摄影圈总是有句话:是你在玩相机,而不是相机在玩你。是否曾在观光区看见许许多多人面对眼晴的风景,总是一味的猛拍,反而让静静欣赏的人显得突兀?我并不是想否定摄影的意义与责任,而是希望我们所有人不再是冷漠观看的「看客」──不管是生命的看客还是影像的看客。

优秀的摄影照片总是希望我们在一帧照片的视框之外看到更多。而作为摄影师的你,在拍摄前,就应该已经先看见了更多了。如果你不了解眼前的景物,你不曾享受过拍摄前的当下,要如何期待你的照片能带给观者的是更多的想像,而非仅止于此的局限呢?

Morpheus Photomagine
關於攝影的邏輯以及影像與文字兩者間敘事的思辨。

原作者及Flipermag内容授权,未经本站及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墨比陈

个人简介

基础技术性的摄影是非常容易的,几乎已经普及普见于台湾。但关于摄影的教育、摄影的欣赏以至于针对摄影的论述、摄影的书写却是台湾非常缺乏的一块领域。相对于古典的艺术品、画展或当代的公共艺术、多媒体艺术,关于摄影艺术作品与新闻纪实的摄影作品的展览却乏人问津,或者令观者却步。我想要呈现并进行书写的便是关于摄影的逻辑以及影像与文字两者之间叙事的思辨。摄影,作为人使用特定的工具进行对世界刻意的观察。文字在这里的出现,是在影像自身已经意义充备的前提下,对其的补充陈述。

墨比陈
More Detail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