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亚斯的告白:再给我勇气直直地看着你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来自亚斯的告白:再给我勇气直直地看着你

来自亚斯的告白:再给我勇气直直地看着你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希区里恩

S_6357058440514-1-750x450

我把自己钉在墙上,写在纸上,装入框内,倒入杯中。
怎么写才能够更加具体,最后,多年前那张泛黄的求职简历表还是依然简洁描述自己。

成年人问年幼的我为什么把其他孩子种植的马铃薯用铲子捣碎了,
我总是回想起这段记忆,偶尔会向现在的朋友讲述这件看似搞笑的事情。
我不说话,也不记得当时在想些什么,他说:「你知道他是什么感受吗?」
「如果我把你的腿打断了,你会是什么感受?我告诉你,这就是你把他的马铃薯切碎时他的感受。」
这是他说的,这个成年人。

「不对,马铃薯是块茎植物,你切碎了它还是依然能够生长,如果你打断了我的腿,我的腿不会自己长回来,所以这不合理,也不能够是同件事情。」

沉默之后我仅是这样的回应,印象中下场蛮惨的。

没有意义中的意义,乍看底下是儿童的恶作剧。
果冻必须是雪人形状的,开开关关的灯直到远方传来咆哮,
冰箱内满满都是同一个牌子盒装的微波水饺。

火车的声音、救护车与警车的响笛、同时有太多人说话、
夜店、阳光、镜面的反照、百货公司一楼化妆专柜的轻音乐、
市场内的摩托车──

好烦、好吵,令人活生生摘下耳的折磨、紧张,
是真的声音吗?还是假的喧闹?

千万的巨响中,爸爸开车来了,那是爸爸车的引擎声。
千万的巨响中,我等的就是这个。

他哭了,说着我如此狠心,令人难受。
世界给我单纯的喜怒哀乐,人类错综复杂的情感,
没有谁对谁错,谁正常与不正常,
但我住进了疗养院,独自闭关由于攻击病友。

转过身,我抓烂了头发掉出泪,多年来学习的文学仅仅是文学。
他说,很多事与人,不可能像你研究的资料或是推论公式就有解答的。

最后,医生说:「我们不再掀开你了,然后,你已经很棒了。」
转过身,我决定帮安柏买一个巧克力蛋糕,这是我学到的「安慰」。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