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图说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专栏 » 墨比陈摄影 » 摄影与图说

摄影与图说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授权发表,非经本站及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摄影与图说

「一张照片仅是一块碎片,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系泊绳逐渐松脱。它漂进一种柔和的抽象的过去性,开放给任何一种解读。一张照片还可以被当作一句引语,使得一本摄影集变得像一本语录书。以书本的形式收录照片的一种越来越普遍的做法,是干脆给照片配上引语。」

──苏珊‧桑塔格〈忧伤的物件〉

曾有人这样质疑:「文字大过照片的话,那就是背景而不是照片了。」他指的正是所谓的图说,也就是出现在摄影作品旁的解说或者创作理念。这一直是摄影鉴赏圈子里头颇富争议性色彩的论题,也就是一张足够好的照片并不需要多余的文字去解释,照片本身就能够担当起诠释自我的角色,而「图说」与文字在这个时候就成为了作品(讯息)传递到观者(阅听众)之间的干扰。

在观赏一张照片时,我们首先要注意到这张照片作为过去世界的残片,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用于对现实世界留下纪录的工具。 William H. Fox Talbot认为摄影擅于记录「时间的创伤」,他指的是被拍摄事物们风化的痕迹。尤其是在将一张当前的照片与早先的照片作比较时表现的更加明显,尤其是人们肉体的风化。摄影成为倏忽即逝的生命的一系列足迹,撷取了世界里无数道光影里头的一面残影,暗示了人们曾经无可辩驳的站在那里过。摄影将被拍摄的世界封存在某一个时刻,但在这一瞬间之后就被解散、改变、继续。这些再再暗示了摄影所表现事物的必死性。

摄影与(人与事物的)死亡的这种诡谲又暧昧的关系,总在无形中纠缠着人们是如何看待这些照片。所有只能透过照片证明存有的都意谓着死亡,过去的影像无可避免的使人感伤。这种因照片而产生的怀旧感与伤情使过去变成某种需要被温柔看待的物件,人们通过凝视过去时所产生的笼统的印象扰乱了过去与真实的分野,取消了历史的判断。

在这种情况下,照片本身作为一块碎片,他在过去与真实之间的地位,便视乎其所在的位置而决定。一张照片失去了自己本身客观存在的条件,而成为一张漂泊于无数世界残像中的一个随机的片段,它的意义需要透过被观看而建立。被观看的「过去的残片」与观看照片的人共同构成一个意义的现场,而这张影像被不同的人看,在不同的场合看都分别形成不同的世界──或者说,每一位观者透过照片所看见的被模仿的视界的样子。

因此,照片的意义从来就不能被固定下来。对照片来说,与词语一样,意义即是使用。

反对透过图说去解释照片的摄影师,假设他们的作品可以传达某种稳定的意义,这种照片被认为揭示了某种真相,将世界的某种真实封存下来,它的意义是完整的。然而,桑塔格认为:「这种意义是注定要流失的,部分原因是照片永远是某种环境的一个物件;也就是说,不管该环境如何形成对该照片的临时性使用,该环境都将不可避免地被另一些环境所取代,而这另一些环境将导致原先那些使用的弱化和逐渐变得不再相干。」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PAGES: 1 2


墨比陈

个人简介

基础技术性的摄影是非常容易的,几乎已经普及普见于台湾。但关于摄影的教育、摄影的欣赏以至于针对摄影的论述、摄影的书写却是台湾非常缺乏的一块领域。相对于古典的艺术品、画展或当代的公共艺术、多媒体艺术,关于摄影艺术作品与新闻纪实的摄影作品的展览却乏人问津,或者令观者却步。我想要呈现并进行书写的便是关于摄影的逻辑以及影像与文字两者之间叙事的思辨。摄影,作为人使用特定的工具进行对世界刻意的观察。文字在这里的出现,是在影像自身已经意义充备的前提下,对其的补充陈述。

墨比陈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