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长日里我们共同演的独角戏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漫漫长日里我们共同演的独角戏

漫漫长日里我们共同演的独角戏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有理化

2fgvaqx-fxs-oskar-krawczyk-750x450

关于那天喝酒,他醉倒在十字街口,裸着白皙的上身,穿着深蓝花内裤,大力用鳃呼吸,眼皮微张,手脚发颤。
我从容地走向他,缓缓开了一瓶啤酒,小心地往他头上一倒,黄色冰凉液体如滚烫的热泪一滴滴穿过头皮来到发梢,快速滴在柏油路上,直到我开了第一百五十九瓶,他才闭上他的鳃,两眼反白,停止呼吸。

 

「在最累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离开世界一秒的权利。」你说。
「只有一秒吗?」我问。
「一秒够多了。」你说,然后拧拧鼻子,像是什么都无法改变一般。

 

我不停翻阅过往的日记,你脸孔模糊,像是对不上焦距的瞳孔,我们的爱从尽头开始走,每走一步,你就模糊一些。我记不住你了,实在记不住你了,少了欢笑的日子已经远了,每当我伸出双手,展开怀抱,你冷冷一笑,那笑会散去,融化在风里,有哪天是真正活着,又有哪天死掉了。
我始终没记清楚,你也抱着自己睡了好久好久了。不孤独吗?今天还是一样吗?

 

你说你第一次与男孩在家看电影,有点紧张,手心出汗不断,这部你看过吗?我问。没有,没看过,你说,嘴角抽动。我闭上眼,那年时光在我俩脚边流动,不顾一切看着尽头向前跑,放开双手想拥抱些什么,我们都好快乐,爱把我俩变得更好更完整,夕阳洒在你的发梢,你笑得像是重获自由的鸟,我眨了眨眼,追逐你的影子,暗自遗憾一天又要结束了。
我张开双眼,突然拥住你。

 

「你还演戏吗?」我问。 「今天不演。」你答。
我开始转圈,踏一步,转圈,勾两下脚,你弯身接住我,好久没有跳舞了。生活好累喔,我们是不是早就迷失了方向,早就忘记快乐的模样,这样好吗?这样活着还算幸福吗?感觉好差喔,真的好差喔,每天思考这些问题有没有收获,好像也没得到什么喔。不是啊,这样很青春啊,青春就是迷途啊。你说,然后稍微提醒我,电影已经演了一半。
你有在看吗?没有。我有在看吗?也没有。那戏里的演员怎么办,他们演得这么辛苦,喝酒又吃土,你看见那家酒店了没有,你看见那男人赤裸的样子没有,我们却在沙发上忙着思考未来,忙着谈恋爱。
「没有怎么办啊,」你干咳了两下,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萤幕,「这样才是人生的样子啊。」

 

好像也真的没必要。我从头到尾都在盯着你看,你摇摇头,起身向前,伸出手关掉DVD,然后回到沙发上,转头看我,他没必要继续演了,你冷冷地说,脸上的肌肉安静得没有声音。好像也真的没必要,我说,然后撇过头。
好安静喔,我都听见你的呼吸了,我起身按下唱片的PLAY键,这什么歌? Exotica的〈Une miss s’immisce〉,法文歌,还喜欢吗?你点点头。我们能这样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多久,能这样待在一个空间共同浪费时间还有多久,大概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人生要过。男孩跟男孩能有什么,一天一天还不是要过,我睁眼闭眼路走一走也能遇得比你更好,这首歌可以十个人一起听,你可不要以为自己还在我心里,发酸发臭都没关系。
我喜欢你。

 

关于那天喝酒,我醉倒在十字街口,裸着白皙的上身,穿着深蓝花内裤,大力用鳃呼吸,眼皮微张,手脚发颤。
你从容地走向我,缓缓开了一瓶啤酒,小心地往我头上一倒,黄色冰凉液体如滚烫的热泪一滴滴穿过头皮来到发梢,快速滴在柏油路上,直到他开了第一百五十九瓶,我才闭上​​我的鳃,两眼反白,停止呼吸。
导演喊卡时,你弯下身来,在我耳边轻声地说:「跟我回家吧,我们杀青了。」

 

我还没起身,就看见人生的样子了。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