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睡魔」的启示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涨姿势 » Read · 阅读 » 安徒生「睡魔」的启示

安徒生「睡魔」的启示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DSC_0826-658x437

自从以淡雅唯美画风的奥地利著名插画家Lisbeth Zwerger 重画很多经典故事如伊索寓言、安徒生、格林童话……我们又得以在新书出版的百花争艳推挤之中回看经典,今天我们要看的就是Lisbeth 插图的,有中文译本的《安徒生经典童话选》(台湾缪思出版)之中的第一个故事「睡魔」。

DSC_0825-658x437

「睡魔」是一个会让孩子感到困意、入睡(晚安书?不尽然),然后会在孩子的梦里给他们讲故事的角色,依此特色来看,其实他并非「魔」(而是「好的」);于是我去找了英文版本来对照,英文的标题是:Ole-Luk-Oie, the Dream-God,也就是:睡魔有一个难翻古怪的名字,而且他不是「睡魔」;而是「梦神」。

DSC_0820-658x437

在「梦神」的开文之前,有一段对「梦神」的说明,可简略摘要如下:

一、「梦神」是全世界知道最多故事的人。

二、「梦神」双侧腋下各夹两把伞:一把画满了图画,是给好小孩的;一把没有图画,是给坏小孩的。

 

「梦」是什么呢?不就是一堆毫无理由没有道理的故事,甚至还称不上故事的一些情节,「梦」像什么呢?虽可说是我们的潜意识、白天的思绪垃圾──可也不就是我们的人生碎片、残像,或可简而言之,「梦」的本质就是「故事」,因此,「梦神」是全世界知道最多故事的人,也就无庸置疑了。

 

第二点-好小孩有图画看有故事听,坏小孩完全没有-突显了童话、民间故事背负的「管教」使命。以故事作为「管教」、「殖民」、「教化」小孩功能,一直都是沉重地压在故事身上的使命。为什么说「沉重」呢?一般的大人、家长、老师挑选故事时,还是以「有用」的故事居多;造成那些天马行空、没有显著教育作用的故事卖得不好,乏人欣赏。那么再回到安徒生开文的「说教」-此刻-已经两百多岁的故事-带给我们的反而是一种回到单纯非物质性的赏罚制,也是最简单不用花钱买的礼物-「你乖乖的,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而且是一个有图画的故事。」那么,你就知道了──「图画书」是乖小孩的礼物,大人们不需要花钱买礼物,讲一个故事,可以比一个花大钱的礼物更令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第一天(星期一)的故事

睡魔在讲故事前,说「我想我要调整一下你的房间。」

这是在布置舞台背景吗?可以说是-每一个故事总有开头发生时空地点-「在大雪纷飞的晚上」、「下着倾盆大雨的午后」等等,安徒生给我们示范、还原了故事的本质-故事的「布景」。

 

所有的盆栽植物立刻成长大树,一路碰到了天花板。它们在上面伸展枝叶,沿着墙壁上下蔓延,房间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翠绿凉亭。所有树枝上都开着花…

 

也就是,房间成了森林,这样的场景,我们在《野兽国》(Maurice Sendak,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 1963)可以看到,小孩被妈妈罚关在房里:

那天晚上,阿棋的房里长出树来

长呀长,长呀长……

天花板挂满爬藤,四面墙壁都不见了

P1060285-2-658x554

(《野兽国》内页, 汉声出版 )

我们勿需理会Sendak 是不是由睡魔取得灵感,由某巨著(通常是)取下一角再发展成新的故事已非新鲜事,因为好的作品总是一代又一代地启发新的读者,假设- Sendak 是从睡魔汲得一片布景,Sendak 的书又再启发了其他人的灵感,如此,你可以想像,安徒生编织出来的故事大衣,只要你获得了其中一角,你又可以编织成一件你自己的衣服,某人取了你大衣的一角,又编了一件……

第一天睡魔并没有说到故事,因为它的魔杖让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活了起来,包含小孩的写字练习本,里面歪七扭八的字痛苦地呻吟,睡魔只好不断命令它们把腰挺直,于是「今晚没时间说故事了」!再一次,「说教」情节又出现了:因为你不好好写字,你看……

第二天(星期二)的故事

睡魔把小孩抬进墙上的风景画里,小孩在画里坐船游河。 「进入画里」不就是「进入故事」里吗?画里是一个自然万物皆和乐,恍若桃花源的世界。

DSC_0827-1-658x355

(《阳光草地》, 天下杂志出版 )

瑞典国宝级作家 Astrid Lindgren 有一个很有名的故事叫《阳光草地》(Sunnanang, 2003),也画成了绘本。内容描写两位孤儿兄妹在几近绝望、痛苦的日子中唯有的寄托便是一个近似神幻、若桃花源的「阳光草地」,在这里,有溪水、沙地、有东西吃、有妈妈的拥抱,这个看起来不真实之地,不也就是活起来的一幅画?

DSC_0821-658x437

《阳光草地》内页

最后那对痛苦的小兄妹选择留在了「阳光草地」,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躺在草地上-这是天堂、还是现实中的想像寄托?全凭读者意会。家喻户晓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也是在火柴划出的刹那光芒中画出了家里温暖的画面,说白了这些都是假的,但我们需要这些「谎言」或「画面」或「故事」,来掩盖、超越那些难以承受之苦痛。

第三天(星期三)的故事

这一天,小朋友最喜欢的「船」又出现了。

「上船吧,亚尔玛!」

睡魔说:「这艘船会带你到遥远的地方,但是当你明天醒来,你会回到你的床上。」

以「床」作为故事的载体最适合不过了,因为「床」和「梦」密切相连,夜晚啊,我们便乘着飞床四处去游荡,醒来,还是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呢!

P1060219-658x532

(《神奇床》,远流出版)

除了John Burningham的《神奇床》(the magic bed, 2003):由一张二手床开始了每晚的故事之旅。 Chris van Allsburg的Just a dream(1990)也是由一张床飞到各地的故事。除了「床」之外,特别在John Burningham的绘本里,火车、流浪狗、玩具鸭等等,只要经故事魔杖一点,都可以成为带你去到远方的载体。

P1090800-658x442

Just a dream,Chris Van Allsburg

话又扯回来,在《野兽国》里,紧接房间变成森林后,船也开进来了噢……

P1060287-658x476

《野兽国》内页: 海水带来阿奇的小​​船, 他要漂洋过海去流浪。

《睡魔》纪绿了一周七天内讲的故事(也就不一一列举),细读起来,可以发现它几乎成了许多故事的源头,即便相隔几百年,每个故事历久弥新,几乎无人能超越的安徒生,我在你故事前感到激动、渺小、内心暗潮涌动。

Flipermag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