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嘲笑别人是花瓶的人,他们唯一的强项是当不上花瓶。」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涨姿势 » Read · 阅读 » 「那些嘲笑别人是花瓶的人,他们唯一的强项是当不上花瓶。」

「那些嘲笑别人是花瓶的人,他们唯一的强项是当不上花瓶。」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1454491393-658x461

文/乔一

 

高中时我们学校有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就叫她女神吧。

我第一次见到女神,有种段誉见到王语嫣的感觉——恨不得立刻跪下喊神仙姊姊。

她高二转来我们学校,那时正好赶上军训,我们一个个被训得灰头土脸,仿佛地里的土豆成了精。

女神被教官带着上台自我介绍,胸大腰细肤若凝脂,硬是把那套丑得人神共愤的军训服穿出了制服诱惑。

我指着她跟旁边的人小声说:「像不像我军派出去色诱敌人的女特务?」

 

漂亮分很多种,有刘亦菲型的漂亮,也有范冰冰型的漂亮,女神十六岁时已经有了后者的风范,

这类女人的共同点——只要她一出现,妳就不得不拉起脑海里的红色警报,提高警惕,时刻提防她和妳的男朋友乱搞男女关系。

事实上,女神也确实很擅长搞男女关系,

军训还没结束,她就迅速抢走了我们文艺委员的男朋友,那男生长得像王力宏,唱《Forever love》可以乱真。

文艺委员哭得死去活来,但很快她就​​不哭了,因为女神两个星期后就蹬了假王力宏。

有个成语叫恃美行凶,简直就是为女神量身打造的。

 

女神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多少男生为她前仆后继,

我觉得有些人大概自出生就带著名胜山川的气场,

让豪杰们都抑制不住想提笔挥毫到此一游的冲动——真不知道要拜哪个神仙才能修得这种命。

我不甘心地问我哥:「你们男的是不是都只看脸?」

他说:「废话,灵魂太抽象,还是看脸比较直观。」

妈的。

 

关于女神的传言有很多,最著名的有两个,一个是说她家有两座煤矿,她爸给她的零花钱是每星期一千。

另一个说她之所以转学,是因为和上一所学校的男老师乱搞,还堕过一次胎。

据说两个女生同时讨厌另外一个女生,那么这两个女生会迅速成为朋友。

在我的记忆里,女生们好像都很喜欢讲女神的坏话,只要提到​​女神,大家都会迅速找到共同话题。

拜女神所赐,我们全班女生相亲相爱,无比团结。

与之相对的是,女神一直没什么朋友。

但她也不在乎,目中无人我行我素,酷得让人牙咬切齿。

 

我以为女神会这么一直酷下去,

直到她九十岁坐在轮椅上依旧是一个独来独往的高冷老太太,

但事实却是,高三快高考的时候,她退学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说女神根本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她爸在XX路摆摊卖鸡杂粉,女神每个周末都会去帮忙。

还有人跑去我们学校的贴吧里发照片,照片是偷拍的,很模糊,但是女神没错,

头发随意地挽了个髻,带着胶手套蹲在路边洗碗,都这样了还是很美,特别像电影《忘不了》里演小巴司机的张柏芝。

可是女神居然去卖鸡杂粉,简直比卖淫还让人震惊。

从此之后校花成了笑话,鸡杂粉三个字成了永不过时的笑点。

有一天早上去学校,我们班门口围满了人,

不知道是谁把女神的照片贴在黑板上,旁边写了一行字——「来吃我的鸡吧。」

女神面无表情地走进教室,放下书包背课文,仿佛没看见。

 

快高考时发生了一件事。我们班有个男生,以前追过女神,女神看不上他。

有一天他突然说要请客,晚自习时还真来了个中年人,骑着残疾三轮车,送了四十多碗鸡杂粉过来。

我向来迟钝,那天突然灵活起来,一下猜出这是女神的爸爸。

 

男生使唤这中年男人把粉一碗一碗端到我们桌上,一群男生哄笑着,突然提高音量对中年男人吼道:「你这汤馊了,我不要了,你抬回去。」

中年男人老实巴交的,赶紧辩解:「我刚熬出来,怎么可能馊。」

班上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起哄:「就是馊的,我们全班都可以作证。」

中年男人涨红了脸,还想和他讲道理。

男生说:「今天要么你在这全部吃完,要么你带回去,不然我就去消费者保护协会​​告你。」

一群人气势汹汹,逼着中年男人一瘸一拐地默默把粉又带回去。

我实在看不下去,帮他抬了几碗,他赶忙说不用,放着我来,妳别把手弄脏。

那男生骂我多管闲事。

 

就在这时,女神买饭回来,正好撞上这一幕。

她让她爸停下,从地上端了一碗粉摔在那男生面前说:「吃了。」

男生不吃。

女神怒了,揪着他的领子说:「我他妈让你吃了!」

「有爹在妳底气足了是吧?不就是个卖鸡杂粉的瘸子吗?跩什么啊!」

女神爸爸赶紧来拉她,说算了算了。

这时候班主任也来了,指着他们骂:「马上要考试了,你们别惹事。」

然后女神做了件我们都没想到的事,她直接抬手把那一碗汤粉泼到男生头上,然后把碗一摔:「大不了我不考了。」

她就这么走了,再也没回来。

 

我很多年都没她消息,都快忘了这个人。

前年在朋友的朋友的聚会上遇到她,才知道她改了名字,现在在某个视频网站做主持人。

她硬拉着请我吃饭,说谢谢我当年帮过她爸。

 

那顿饭我吃得特别不是滋味,脸红得要命,总觉得当年那在场的四十多个人,包括我,我们都是帮凶。

她告诉我后来她读了自考,临近毕业的时候,网站在她们学校选秀,她得了冠军,然后就来了北京。

说到高中那件事,她说那个男生后来在网上找过她,给她道歉,说是看不惯她撒谎骗大家才那样做的。

 

「可是我从来没说过我爸是富豪,我也从来没堕过胎,

整个高中我就谈过一次恋爱,只谈了两个星期,他追我的时候没告诉我他有女朋友。 」

女神这样说。

 

后来我一个朋友做单元需要采访主持人,我找了女神,她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我跟着她去录了节目。她主持的是一档美妆节目,一个节目有六个主持人,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统一胸腿长腰细,穿得格外清凉。女神站最边上,全场只说上了四句话。

 

她说自己当年刚来北京,穷得车都搭不起,凌晨录完节目就去麦当劳坐到天亮,等第一班地铁回家。

好不容易有机会去给电视剧试镜,对方言辞凿凿说定下没问题了,

有天晚上她突然接到制片人的电话,说:「我在 XX 路开完会,妳家就在附近吧,我过来坐坐。」

女神没让他来,后来那电视剧自然就没她什么事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在她公司楼下吃饭,结帐时老板给去了零头,我开玩笑说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

她说:「有什么用,占的都是小便宜,吃的都是大亏。」

今年她演了个网剧,我看了几集,她挺努力地在演,

但不是科班出身,角色也不讨好,底下的评论百分之八十都在骂她。

小三脸,没文化,没演技。

 

女神什么都没解释,继续埋头拍戏、主持,偶尔兼职拍杂志内页,累得一天只睡三小时。

今年过完年我去给她探班,她演一个古装剧,山上风呼呼地吹,

她穿着厚厚的军大衣和我坐在岩石上啃包子,对面是光秃秃的山丘。

 

她说她报了研究生考试,想考北影。

我问她怎么会突然想去读书。

她自嘲地笑:「当年耍酷一时爽,欠的债终究还是要还。」

人家骂她没文化,她不还嘴,但她记着呢。

 

有些人事情还没做但敢说自己做了七分,有些人做了七分只说三分,然后默默做足十分。她是后者。

场务叫她去试光,我说去吧,我也该走了。

她点头,脱了军大衣,那天零下二度,我看着都冷。

 

她突然很认真地跟我说:「妳知道吗?那些嘲笑别人是花瓶的人,她们唯一的强项是当不上花瓶。」

我还在发愣,她已经朝摄影机奔去。

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女神跟人挥手再见的时候总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走,高高地向后挥挥手。

她永远在向前走,不回头。

 

──摘自《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Flipermag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