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Creative Center 冰岛驻村杂记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HERE Creative Center 冰岛驻村杂记

HERE Creative Center 冰岛驻村杂记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奧斯卡

12002317_1222314571128205_6157083113298157319_n-750x450

2015 年 9 月因获得文化部与新北文化局的补助,前往冰岛驻村一个月,执行创作计画"星球",冰岛为星球计画之第一站。

冰岛面积为 10.3 万平方公里。是欧洲最西部的国家,位于北大西洋中部,靠近北极圈,冰川面积占 8000平方公里,为欧洲第二大岛。海岸线长约 4970 公里。全境四分之三是海拔 400-800 米的高原,其中八分之一被冰川覆盖。有 100 多座火山,其中活火山 20 多座。拥有冰河、冰帽、终年覆盖白雪的高山、冻原、直达地心的活火山、温泉、间歇泉、熔岩沙漠、瀑布等,是世界地景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驻村的小镇Stodvarfjordur 位于冰岛东岸,搭巴士前来时透着窗见到因冰河冲刷而成的峡湾地形,它便在峡湾边上,小镇大约只有200人,因渔业没落,平日几乎少见到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镇上有一间小餐厅兼杂货店Brekkan、两间画廊、本地的历史博物馆、公共游泳池,最著名的算是一进小镇便会看到的Petra's Stone Collection 石头博物馆,冰岛东岸旅游手册以此为小镇地标。

HERE Creative Center 前身是渔工厂,由于当地渔业没落,而由一些人将其转型为艺术中心,位于Stodvarfjordur 港口旁,目前由Rosa、Vinny 与Una 三人共同经营,Rosa是manager,Vinny 与Una 则是男女朋友关系,9月驻村的艺术工作者包含我共有三人,另两人分别是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Emilie 以及来自捷克的Magdalena,她们已在这待上一段时间,9月也同时是他们两人的最后一个月,而在我抵达的两天后Steve 也到了HERE,Steve 来自纽西兰,是个工程师,主要在HERE 担任志工协助Vinny 与Una 做一些硬体设施,如修冷气换窗户接水管等,以换取免费的住宿。

11215136_1210447268981602_1066926824878893381_n-750x563

HERE Creative Center

HERE Creative Center 有两层楼,一进门会先经过一个小小的纪念品展间,墙上挂着几件花俏的女性服饰,展示木桌的凹槽摆了些石头,在另一侧墙边的展示架则放了手套布偶与木制玩具,这些玩具作工简单却不失细致,有小汽车、鲸鱼、帕芬鸟、麋鹿、狐狸、马…等,还有一间木制小木屋可以眷养这些木制动物,这些商品多没标价,creative center 平常并不对外开放,在驻村的日子里也不见有人前来购买,纪念品展间的装饰意义大于营利目的。再往前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以及一间独立的工作间,楼梯下方有一个小型开放式休息空间,三张单人沙发椅、一个小方桌、摆满书的书架、几幅复制画与卡其色地毯,我很喜欢这个小小空间构筑的氛围,让人似乎身处欧式斜顶木屋的阁楼中,独立工作间(在HERE 的独立工作室只有一间)由Emilie 使用,在这独立工作间前右转直行一路会经过颜料储存间、金属制品工作室、布料间,最后将咖啡色拉门拉开来到我在HERE 的工作室,或许是前身渔工厂的原故,拉门前可以闻到一股微微的鱼腥味,由于已带上自己习惯使用的颜料与画具,颜料储存间里的东西没机会使用到,金属工作室平常也只有Vinny、Una 与Steve 使用。在HERE 的工作室属共同工作空间,有两张工作桌,桌上型电脑与印表机、各式画纸画笔、大型工作台等,Magdalena与我共同使用这个工作室的是,她今年5月才刚从大学毕业,除了在HERE 驻村外同时也是这里的实习生,因为她还必须处理HERE 的各类杂事,在工作室并不常见到她。

HERE creative center 一楼除了各类工作间外亦有一个中型聚会场地,正前方有一个摆着音响设备的舞台,空间里散落垫着桌巾的方桌、椅子与沙发,天花板挂着几串五颜六色的倒三角旗装饰,在驻村期间这场地只使用过三次,第一周周五小镇的Open Day、第二周驻村创作者的小型Party,及最后一周的演唱会。

11949454_1210447362314926_8560089374250529548_n-750x563

我的工作桌

圖片5-750x563

金属工作室

圖片4-750x562

颜料间

圖片3-750x562

布料间

圖片6-750x562

共同工作空间

在二楼较常使用到的只有厨房,厨房边有一个小客厅及书架,书架放满了艺术相关书籍,其中我蛮喜欢一本名为Photo Book 的书,介绍各个摄影大师与其作品,我必须承认我受摄影的影响很深,常会从摄影师们作品看事情的角度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事实上二楼也有一张工作桌,在一个纯以水泥装饰并带有废墟感的空间中,有一个正对小镇地标– 苏拉山的窗户,原本由Mangdalena 使用,但因9 月天气渐冷,这空间没有空调也就搬回了一楼。

驻村艺术工作者住宿的屋子离HERE creative center 约5 分钟的路程(抄捷径的话大概2 分钟),在往返工作室与屋子间非常方便,黄色带木质感的外墙、咖啡色的屋顶,镇上的黄色屋子只有三间,这便是其中一间,驻村者均住在同个屋檐下,每人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窗户正对苏拉山,起床后很容易判断这天的天气,有时天气糟雾大到能够将整座山盖掉,只见惨白一片。除个人房间外,屋子的共用空间有浴室、厨房及客厅。

12799126_1338171459542515_4336474181647862003_n

12804891_1338171742875820_4851651634627691127_n-750x563

12512484_1338171236209204_7738239436431304394_n-750x563

Stodvarfjordur一景

大多时间在Stodvarfjordur 的生活模式很固定,起床后稍做灌洗便去工作室,大约晚上10点才会回到屋子,Rossa 其实平日并不常出现,有时会带些记者参观解说Here Creative Center顺便晃到工作室,她对我工作到晚上总是用冰岛语说hard-working。

三餐均自行解决,从台湾带了许多泡面、面条、罐头与调理包,来到 Stodvarfjordur 的第三天亦去了邻近小镇 Reyarfjordur 的超市补充了些食物。或许是在同个工作空间的关系,与Mangdelena 的互动,或说聊天次数较多,与Emilie 则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的尴尬,常常早上在厨房或Creative Center 遇见互道一声Hi 后就不知该说些什么,我们可能都是同一种人,需要由其他人带起话题的人。

圖片2-1-750x500

Emilie

通常是由 Mangdelena 的一句 How’s your day 开始,在厨房,在餐桌上。她有一个在布拉格担任律师的哥哥,父母都支持她往艺术家这条路,我向她自嘲在台湾要纯靠画画或艺术生活很困难,多数皆穷困,或一定得穷困上个几年几十年,我们的父母一般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这条路。 Mangdelena 的创作属平面,她说与地图有关,曾要我简单画张亚洲地图给她,餐桌上拿铅笔迅速凭印象画了,但下笔非常犹豫,事后查地图真的画得糟透了,Mangdelena笑得开心拿走了大概是我画得最烂的东西的那张纸,上头还留有勉为其难签下的亲笔签名,如一条罪状,她也创作歌曲,工作桌旁放了把吉他,偶而在房间自弹自唱,旋律常会通过隔音不佳的隔间溜进我的房间。

圖片1-1

Mangdelena

9/18 是Mangdalena 的24 岁生日,那天晚上所有人去了Stodvarfjordur的campsite 附近的烤肉场地BBQ为Mangdalena 庆生,这地方被Rosa 与Una 称为「森林」,当晚云层很厚,无星星无月光,待在营火边聊天谈吉他,那时忘了说下星期就是中秋节,BBQ 是台湾人过中秋的习惯之一。

驻村的最后一个周六Here Creative Center 有一小型演唱会,Mangdalena 作为其中一位表演者上台唱了几首于冰岛创作的曲子,那天亦是Open Studio,Mangdalena 以较为抽像的手法展现了在Stodvarfjordur的所见,如海、夏天时的鸟群…等,也摆出了一些她捡到的树枝与石头,但可惜的是我没去问Emilie 她所想呈现的是什么,她工作室摆出的作品同样较为抽像,事实上,在驻村期间一开始我并没有Open Studio 的打算,因为后来发现一个月时间太短,无法画出太多作品,但最后仍在那天展示了几张小插画、明信片与作品集。

12049550_1228262463866749_3245225536269420311_n-750x563

Open Studio的展示

我想以一小段介绍一下在Stodvarfjordur 与我关系最密切的一家商店– Brekkan,若在Stodvarfjordur 要买东西,唯一的选择只有这家名为Brekkan 的小店,虽是小店但经营的项目却颇为广泛,饮料蔬果零食及各类食品都集中在推开小店的黑色木门的一角,另一侧则摆了几张方形长桌椅子,供客人休息用餐,到Stodvarfjordur 的第一餐就在这吃了份汉堡,Brekkan 亦身兼旅游资讯站,也卖邮票和明信片,红色邮筒便在店门外,它的位置在HERE Creative Center 旁的小斜坡上,是每天的必经路程,因此不管是从住宿小屋走到Creative Center,或是晚上从Creative Center 走回住宿小屋,只要还开着有事没事都会进去晃一下,偶而买个饼干饮料吃份炸薯条,从为了省钱而一成不变的食物中得到些许解脱,柜台收银员通常由两位体态丰腴的阿姨轮班,如门神般坐镇于店里,里头的灯不亮头一次进到店里甚至觉得有些暗,但就如盐酥鸡一定要搭炸得酥脆的九层塔,后来觉得这店就应该配这样的灯光才对味。

在驻村的一个月期间以取材为主,并完整接下来星球计画将前往的地区名单,做更充足的资料调查。在取材面完成了冰岛东峡湾、冰岛中央高地与 Herdubreid & Askja 火山、冰岛南部高地Landmannalaugar、Jokulsarlon 冰河湖、Solheimajokul 冰川等地。

12003322_1220614094631586_6297552306602109307_n-750x563

峡湾

12036788_1225786697447659_3922383846343574260_n

Askaja火山火口湖

12011330_1225786650780997_8103684700815991114_n-750x563

Herdubreid火山

12814302_1338171916209136_7059727254451272244_n-750x564

南部高地Landmannalaugar

12814703_1338172036209124_6902288282106342303_n-750x563

Solheimajokul冰川

星球,为前往世界各地,以插画记录未受破坏污染的环境、野生动物,以及仍维持原始(与自然共生)的生活型态的人们,冰岛为星球计划的首站,考虑接下几站创作的一致性,在驻村花了许多时间重新思考该以什么样的角度进行这个系列,因为这系列将与我以往的创作习惯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我习惯在画面中摆上人物,我认为有人则画面才将有故事性,究竟否该将一个虚构的故事、人物强加于此系列,这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后来我决定回到这计划最根本的精神– 纪实,也就是我只画我所看见的,在此计画我不只是一个插画工作者,亦是一名摄影师,如要呈现(让大众看见)星球最纯粹的样貌,任何的添加都显得多余,只会在几个画面中以最低限度呈现我这个角色是如何到达该地。

12790915_1338171096209218_2234069711335596260_n-750x563

Jökulsárlón冰河湖

12439392_1338171512875843_2653885328866334251_n-750x557

冰岛羊

因与Helgi 教授有约,9/29 提前回到雷克雅微克,下午与Helgi 教授在冰岛大学的Askja Building 见面,主要询问全球暖化的问题以及对冰岛将造成的影响,Helgi 教授是研究冰原及火山的科学家,他的研究提供了对冰原另一面的认识,与Helgi 教授联系上是在两三周前,他在信里非常爽快答应了我有点突兀的请求。

人类是否只是在保护人类的地球,而非这个地球?暖化是否在ㄧ个程度后会缓和?冰原的消退是否有更复杂的原因?对暖化的所做所为是否只是徒劳无功?最后我说到我有时感到非常羞愧,因为创作者艺术家是个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职业。他则回答 :「It will be a big contribution to the world if you show the change of the glacier in your work. 」简短的句子仿佛若有光,而我深深受其感动。

 

奥斯卡 Oscar Tsai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OscarsImagination

奥斯卡 Oscar Tsai Instagram : www.instagram.com/oscartsaiii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