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绘生活|那些最深层的恐惧-恶的梦境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Paint · 画 » 共同绘生活|那些最深层的恐惧-恶的梦境

共同绘生活|那些最深层的恐惧-恶的梦境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其实每个人在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做梦,只是大多数的梦在我们醒来时都不记得了,会留下深刻印象的,通常都是很惊悚的梦,那些关于心底最深层的恐惧、欲望与压力,进入潜意识,转化成梦的形式在夜里演出。

让我们看看插画人们如何描绘心底最深层的恐惧! (插画人们想像力都好丰富啊!)

Bear夢-658x466

小黄间 | 变异

早上全家人一起开心出游,没想到傍晚回到家时,
才发现弟弟被僵尸咬了一口,

全家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虽然有点害怕,但妈妈还是很认真的在照顾小弟,
帮他擦拭着身上渐渐异变的污秽,

一个不小心,妈妈在照顾的过程中也被感染了!
身边亲人渐渐变成僵尸的过程让我非常恐惧!
最后就在这惊慌失措中惊醒了~

觉得虽然平时也会做其他噩梦,
但大多数都是自己独自一人,
不像这次噩梦是身边的亲人受到伤害,
所以让我特别印象深刻。

KILL-658x466

Raimochi | 我杀了我自己

高中的时候有许多不好的回忆,不喜欢高中,不喜欢高中同学。统测结束、毕业后的一阵子四处去面试了。

想去的学校面试没上,只剩下最后一个推甄,这个再没有我就要去分发了。
结果这次的推甄非常顺利,和面试老师聊了世足赛,很愉快的氛围,听说面试聊的越开心越容易上榜。
过没多久就收到了录取通知,欢天喜地的拿着信和爸妈说我上了!然后打开了新学校的网页,
上面写着来自台湾各地被录取的名字,我在上头看见了高中同学的名字,心里便一阵紧张。

好心情顺势也被紧张取代了,脑中出现各式各样对方曾经对待自己的嘴脸,如果再分到同一班该怎么面对才好,
这样过去的我该去哪里才好,可能连想重新开始的机会都会被扼杀掉。

我怀着这样不安的心爬上床,那晚的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画面是一片血红,四周空旷,没有任何造景,就只是一个血红又无限大的空间。
我隐约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人。
我好像看清楚了,因为她正朝着我走来。

那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我快速的飞奔过来。
我拿着刀戳进了我的身体,我倒下了。
满身是血的另一个我面无表情的杀了我,这便是梦中的我最后看到的画面。
醒来之后没有满头大汗,相反的倒是觉得清爽了许多。
我突然觉得是不是与高中同学分到同一班已经无所谓了,我觉得我已经改变了,那些人动不了我的,我会重新开始。
新的我亲手杀了旧的我,我想这应该是给予努力想改变的自己最大的勇气和鼓励吧?
要自己别在顾虑过去了,反正都过去了不是吗?新的你绝对会更好。

喂喂的惡夢-658x535

喂,Wei | 我变成卡通的猪了

这是一个好久以前做的梦,虽然称不上是很可怕的恶梦,但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梦
梦的一开始,我和表姐表妹一起走在一个超级梦幻的卡通世界里,一条前往城堡的鲜黄色的大路
我们一直朝着城堡走,下一幕我们就搭上城堡的电梯(城堡居然有电梯),一开门就是我所画的这一幕
我们三个都变成了卡通的猪,里面有很多只卡通的猪在跳舞,这里就像是一个舞厅
接着每只可爱的卡通猪拿起了尖尖的长棍,走到养了一大堆鲤鱼的鱼缸旁
(这时候棍子和鱼都长得很真实,只有猪和场景是卡通的样子)
突然卡通猪们用尖刺插住了鲤鱼,开始疯狂的吃起来,最可怕的事发生了,吃了鲤鱼的卡通猪,
瞬间变成了一只真实的公鸡(个人很怕鸟禽类)
每一只真实的公鸡开始在场子里乱串,突然我就醒过来了,实在是把我吓得一身冷汗….

女鬼的高跟鞋-658x494

MORITA | 红色高跟鞋的女人

小时候最常跟妹妹们和弟弟一起看僵尸道长的电影,小时候通常怕的要命又很爱看!
而且台湾那时候正流行着,所谓的灵异外景节目跟一些不可思议的外星人节目。
导致每次看完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黑黑的地方,一定要叫妹妹陪我去,
因为就会觉得好像会有鬼跑出来~(超级胆小鬼)

印象中最深刻的梦,大概是国小的时候。
记得每次到农历的鬼门开,我跟妹妹还有堂妹堂弟就会开始讨论鬼门开什么的…
然后最记得的是讨论到「鬼门开那天要早点睡,不然会被鬼抓走。」
我记得我爸他们也是这样吓唬我们,现在想想就觉得小时候很呆又很天真还真的相信了!

「七月七日,农历」
那天晚上,我很早就上床睡觉,因为怕被鬼抓走。
记得很清楚那晚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恶梦,在梦里我一样在睡觉,
而且我睡在窗户旁边,突然的听到女人的高跟鞋声音「叩~ 叩~ 叩~」的走着,
结果被那个声音吵醒,于是就从窗帘的隙缝看出去,是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

可怕的是她只有一双腿,对! ! !就是只有腿穿着高跟鞋而已~我吓得马上躲进棉被里。
但奇怪的是,原本高跟鞋「叩~ 叩~ 叩~」的声音,突然间停止了。

好奇心作祟的我,以为高跟鞋女鬼走了,于是我鼓起勇气再去看一次窗帘的隙缝。
最可怕的事发生了,我就这样跟她的眼睛对看,可以试着想像一下,眼睛跟眼睛对看的样子!
瞬间起鸡皮疙瘩直接吓醒。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把窗帘拉开一看
「 唔!什么也没有。 」

正要放下心中的大石头,转身要躺回去睡时。
女鬼的眼睛跟我的眼睛直直的对着,我就大声尖叫,结果就这样醒了!

Feeling

Feeling | 走不完的楼梯 开不出去的门

有一段时间经常梦到自己在梦里,走上楼梯,走下楼梯,
不断来回穿梭却始终找不到方向,楼梯之中夹杂着许多的门,
当我伸手扭转门把,以为可以逃出这个空间,却发现门的后面还有门!
一扇门接着一扇门!
我打不开那些重重相叠的门,出不去也到不了另一个空间。
我想那段时间的自己正在做着自己不太擅长的事,
很想找到方向,却找不到方向也不得其门而入,或是而出。

梦直指了我目前生活的困境与找不到方向的感觉啊!

 

看完了插画家们的梦境,是不是都很惊悚!大家有做过类似的梦吗?

在项塔兰[1]一书中曾说:「梦是恐惧与欲望的交会点,当恐惧与欲望合而为一时,就是梦魇。」

大家不妨试着解析与纪录自己的梦境,也是一种帮助自己面对恐惧与认识自己的方式!

[1]《项塔兰》(Shantaram,印地语即「和平之人」之意)为澳洲人格里高利·罗伯兹(Gregory David Roberts)所著小说之名。著作者罗伯兹有过24 次抢劫银行记录,并吸食海洛因,被捕后判19 年监禁。于澳洲彭特里奇监狱(HM Prison Pentridge)服刑时逃脱,流亡印度十年。 1991 年,罗伯兹于德国被捕;1997 年出狱后写下《项塔兰》。小说出版后罗伯兹成为专职畅销作家,作者自称「曾是在海洛因中失去理想的革命份子,犯罪中失去操守的哲学家,在重刑监狱中失去灵魂的诗人」。

来自 Wikipedia

Flipermag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