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丢了,也丢了那些年一起看live的人。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投稿作品专区 » 生活 » 屁股丢了,也丢了那些年一起看live的人。

屁股丢了,也丢了那些年一起看live的人。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img_1254

看了《耳朵借我》才懂得李宗盛写的是什么,胡彦斌改的到底是什么狗屁东西。

9月初的杭州因一场台风变得凉风徐徐,没了往年的秋老虎,淡淡的桂花香从河边轻幽幽地飘散开来。pg.lost 时隔多年又一次来到杭州,上一次看还是在酷电,后来酷电没了,一起看live的小伙伴也不知道在哪儿了。

对于杭州乐迷来说,新开的MAO仿佛是挽救了众多年青人钱包的绳索,再也不用赶场去上海看演出了大概是最实际的好处吧。

在后摇宏大的叙述手法和跌宕的大旋律下,我果断地用起了听歌识曲。北欧音乐大抵都是相通的,在那寒冷而美丽的远方孕育出了诸多的后摇名团。

然而,屁股丢了。曾经和我一起看live的小伙伴也寥寥无几,于是每次跟老马的身高话题变成了到场的常用吐槽。哦今年学会了一招,把奶茶插在裤兜里。

不过在高冷的杭州乐迷面前,再狂躁的摇滚也只博得了一点点敷衍的跳跃。这是Carsick cars今年杭州的现场。人数寥寥无几,空到可以趴在地上后空翻。最后躁起来的《中南海》也不过是因为《中南海》而随意跳了下,时长不过1分钟。明明前两年的《中海南》还跳碎了一个粉饼呢。

看了将近9年的live,物是人非的事情多了去了。曾经拎着酒瓶看演出的少女,变成了捧着乌龙奶茶的姐姐。曾经挤在音乐节前排的pogo少女,变成了坐在后排地上聊天的老油条。曾经能在场子里跟小哥搭两句话的姑娘,变成了连化妆都懒的化素颜上阵好比饭后消遣的大妈。明明30都没有到!没有变的依旧是有些喜欢在《as i moved on》结束后喊牛逼的小青年,经常把金属礼手势做成非常六加一的傻小子们,还有那些胶原蛋白满满的小姑娘们......

然后为什么90后都长这么高啊?都吃什么长的?!

记得音乐节大肆流行起来是在2008年,那会儿还在读大学。有幸看到了张楚,这个陪伴了我整个初中时代的民谣诗人。说什么时候也来一场“Woodstock ”一样的音乐节。然后每年的音乐节都变成了“Woodstock”。太子湾的雨水魔咒年年都如约而至。

那天竟在现场偶遇了美国回来过假期的老郑,激动得手舞足蹈,给我们拍合影的姑娘,多年以后,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老郑和我依然要好的要死。

有句话说的真对,16、17岁时候交的朋友会是一生的挚友。陪我一起看张悬的姑娘是因音乐结缘,竟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还一起操持起了花艺大业。当年19岁的我看着张老板在台上喝着酒唱着歌,看着她在大陆大红,看着她因举旗事件退出大陆乐坛,看着她变回焦安溥,一切那么近又那么远。

最近买了马世芳的《耳朵借我》。聂永真做的书面设计,这个给林宥嘉设计过许多CD封面的设计师,在26届金曲奖上看到了真容,啊一点都不帅。书里面写了张悬、万青、李宗盛、罗大佑等等一众民谣歌手。他们写诗,他们歌唱,他们在风雨飘摇的台湾社会谱写了一曲曲乐章,他们从兴盛走向隐退,然后又有前赴后继的新人辈出。

台版书看的的确有些累人,然而天生自带繁体识别能力也是一种未解之谜。只因大家本是同根生。

img_1386

张悬的确是个酷劲十足的民谣诗人。她骨子里的摇滚气质被很多媒体冠以小清新的标签着实有些讽刺。我爱的摇滚人是积极的,有独立思想的,健康且自由的。与抽烟吸毒叛逆的摇滚人不同,我且称他们为“狂躁摇滚人”,(说的是一部分人)抗着摇滚的旗子做着”打砸抢“的恶心事儿。虽然张老板也抽烟。摇滚这个词因5、60年代“垮掉的一代”变得有些臭名昭著,又因新媒体时代的”中国好声音“变得热血澎湃。然后我爱上了王菲的女儿:窦靖童。

万青火到台湾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以为这个石家庄出来的乐队从小酒馆一路唱到音乐节的大舞台就算厉害了。然后我去听了田馥甄小姐唱的《十万嬉皮》。啊,我又爱上了田馥甄小姐。我果真是个博爱的人。

img_1396

有些东西好像一直在提醒我们岁月的流逝。从曾经的磁带,到后来的打口碟。试问哪个乐迷没买过打口碟呢,它是洋垃圾,也是装逼利器啊。家里曾经买的一堆磁带和CD随着每年过年的大扫除时间都会消失一部分,到现在也只剩这么一点儿了。

img_1395

在这个网络时代,听音乐变得那么简单。歌曲免费下载,MV在线收看。曾经的我们为了听音乐可是省着零花钱买磁带,买CD。现在网络上下载歌曲要花钱竟变得抠门起来,可当年我们都是花钱买的呀。唱片行业的萧条,许多厂牌合并或者倒闭。粉丝经济的时代,小鲜肉层出不穷,他们长相俊俏,跳着劲舞唱着情歌,吸睛无数。不得不承认,可爱的男孩我也喜欢。说不爱你们一定没经历过杰尼斯的鼎盛时代。

但是我们是用耳朵在听音乐的。由此,Live House开始滋生开来。乐迷们不再满足于每年一次的音乐盛会。周末的去处从酒吧转战到Live House。从最早的MAO、育音堂、红坊、到各类艺术空间......MAO竟然还开起了连锁,当然跟北京的好像是两个老板。低廉的票价其实难以支撑Live House的经营。早前听说酒球会要关门,也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嗯,主要酒球的音响太烂了。《耳朵借我》中有这么一段,揭示了台湾的Live House经营情况,我想大陆这边也是有相同的难处。想着要搞一天去”女巫店“听张老板唱歌,然后好像近几年应该都不行吧。

竟然翻出一张周董的磁带,还是首张专辑,我要收藏好。

img_1376

然后我决定周末出门要涂一支Chanel的大红色口红,做一个可爱女人。

02




小绵羊

个人简介

这家伙很懒,没有写任何内容!

More Detail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