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这里吗? 》之二,呼喊着心所向往之人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你知道我在这里吗? 》之二,呼喊着心所向往之人

《你知道我在这里吗? 》之二,呼喊着心所向往之人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韓亞 Hana H.

11705187_526401890850069_9199100813940427890_n-750x450

#013

我们都是自私的人,我爱妳所以不愿放手,妳更爱自己而任性的离开我。

我最近认识了一位新朋友,Q,她跟妳有点像,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惊讶不已,我什至以为是妳又回来了,但是我很清楚这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我带她去了那些我曾经带妳去过的地方,我看着她坐在妳曾经的位子上,无法自拔的思念妳,說妳的故事给她听,幸好她并不在意,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在我讲到呼吸困难之处会摸摸我的头发、拍拍我的肩膀。

我想我正在痊愈中,关于妳的离开与自己的泥沼,只是,妳究竟在哪里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

11224519_526921380798120_6868765420942539953_n-658x439

#014

亲爱的 C:

妳知道「齐娜」吗?那是比冥王星距离太阳更远的星球体。
齐娜出现的时候,在学界掀起一场定义之战,那些聪明的人为了冥王星和齐娜与太阳系的关系争吵不休,一度九大行星要变成八大行星。
我不是多聪明的人,对于齐娜与冥王星之间的情仇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曾经信仰几十年的定律,就要从此变更,有点惆怅。
我曾经面对过几次关于天长地久却天崩地裂的时刻(冥王星大概也处于这样的时候吧),对新的人说出有关永远的承诺时都会在心里顿一下,自我辩驳起前一次和这一次的海枯石烂的定义。
我想这不是公平或欺罔的问题,就像在生命中许多后来发生的事,总是迫使着妳去思考之前所遭遇过的事。
这一次的永远与上次的永远,只是需要重新思考而已。

祝 好
妳的 Q

11826015_527578130732445_8962257513158739052_n-658x439

#015

我曾经是个惧怕寂寞的人,但是我总以「人类本来就是群居动物」这点来当作借口。

直到我遇到她,她似乎很习惯寂寞。
在午餐时间的学生餐厅中,她可以旁若无人般,占据那张靠窗的四人座,不听音乐、不滑手机、不看书,专心吃饭,偶尔抬头看看窗外,移动一下身体闪避阳光。
我坐到她面前,向她说了声嗨,她看了我一眼,嘴角牵了一下便当是打过招呼了。

『妳吃什么当午餐? 』我问。
「鱼。」她折了一下盒盖,让我看看里面。
『妳都一个人吃午餐吗? 』
「嗯。」
『怎么不跟大家在一起呢? 』
「我习惯了。」

「我习惯一个人了。」她说得轻巧,但是为什么我却觉得沉重?

从这句话开始,我便离不开她了。

11800522_528360470654211_790973373949429965_n-658x439

#016

我总觉得我在 C 身上看到了一点点自己。

倘若爱情是一块表面结了薄薄脆脆的烤棉花糖,走在上面如履薄冰,稍微用太多力气,脆薄的表面便破碎,踩入又甜腻又柔软的内里,一陷就陷到最底;爱上谁就用尽全力去爱,爱得全身细胞都是她。

「总是爱得很长、很浓、很腻。」

可以不再伤心,但是永远忘不掉的,常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最后一个离开我的人,曾经与我如此相像的人,这样说过。

11822516_528663573957234_1046190620670120510_n-658x439

#017

在爱情中,我总是扮演追逐的一方。一开始,我们是牵着手,让她跑在我前面,慢慢的,她会放开手,跑得更前面一点,然后,我们的距离就越来越远。

我不知道终点在哪,而我从来没能抵达,我停在原地喘气,想着她究竟在哪,却也从来没能知道她去向何处。

我一直以为,如果在那个环节上,我再努力一点,或是,做了另外一个选择,是不是就不会错过了?但是其实不是,所谓的错过,从来都不是这样就能避免的。

11219678_529472440543014_4536752547707959386_n-658x439

#018

本来是要来看夕阳的,最后只看了星星。

我们在她家吃了晚餐,今天轮她煮菜,她烧(我喜欢从她口中说出「烧菜」这个词)了麻婆豆腐和炒丝瓜,虽然她说她把麻婆豆腐烧坏了,我还是觉得好吃。
她家客厅有一面大落地窗,我们边吃边聊所有事(政治、历史、哲学、生活、家人、感情,想到什么聊什么)的影子清楚映在窗上,和聂华苓的餐桌上曾聚集世界各地文学家的画面重叠,而骆以军为聂华苓写了一首诗,我又会为她做些什么呢?

「我们都是失落的一群。」在​​她家后面的海边我这样想着,我们都是继承聂华苓那一代之后的失落的新群。
我们无限循环听着她说最近喜欢的歌,躺在满是小碎石的沙滩上看星星(我本来只认得出北斗七星,今天却在南方天空认出天鹅座,)我用闪灯拍她,闻她吹过来的二手烟,听她哭。

11118612_529936803829911_2269713350573700502_o-658x439

#019

我们在凉亭里躲雨时,我给她听了这首歌,又浪漫又悲伤的歌。
滂沱大雨浇灌,歌手有点粗糙的歌声仿佛从世界的中心慢慢向外扩散,像涟漪一样,慢慢慢慢慢慢的,渗透进我们的身体里、心里,然后再向外浸染,染上了雨声,染进了停止的时间。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我很喜欢这句话,简单却能为叔本华的说法下注解。我看着我身边的她,我庆幸我身为一种以视觉认识世界的生物,我才有机会知道她在视觉世界中有多美;但是我知道就算我处在别种知觉的世界中,我依然会爱上她,这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牵绊,我可以感觉得到。

我们像是两个胚胎,面对面紧紧依偎着彼此,虽然紧闭着双眼却能知道我们仍然陪伴着对方,陈粒的歌声好似筑起一层一层厚实柔软却透明的肉壁,时间就像是遇上巨石的河水,缓缓流过我们身边。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她闭上眼,雨声渐小,蝉鸣渐起。

11782349_530622973761294_6372730978123068476_o-658x512

#020

我和她的缘份像是互相纠结缠绕的树根,慢慢爬满名为生命的墙。自从那个在学生餐厅不期而遇的中午开始,我们依赖着彼此,呼吸着彼此的气味当做氧气,与对方忘情的深吻当做雨水,把拥​​抱看做是生命精神来源。

这不仅仅是纯粹的爱情了,我认为,在这段爱里,我们既是恋人,也是姊妹,是极好的朋友,更是成长彼此的师长。

吸收对方的负面情绪,分享那些让彼此快乐的事,我们深爱对方也痛恨对方,爱当初爱上对方的那些点,恨那些让自己沮丧的小事。

「下礼拜大概会回去。」
『听妳这样讲我很难过。 』
『欸如果不想住那,我这还有床。 』
「没关系。」

我们分不开了,稍一拉扯便疼痛。

11823118_531097647047160_547055125586243860_o-658x439

#021
我很喜欢坐在房间里那扇面向西方的窗户前面,早上刷牙的时候坐在那里看着天空发呆,傍晚日落之时眯着眼看余晖,夜幕低垂便吹吹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风。
有些风很大的时刻,比如说暴风圈笼罩,瞬间的阵风会让我呼吸困难,看着高大的树被强风吹得弯下身子,看着路人的雨伞被掀上天空,被风带来的雨点打得眯起眼睛,我喜欢这些刺激的时刻,是从她那边挖掘而来的。

「我摸到风了。」她闭着眼睛,把手伸出铁窗之外,碰触流动的空气和降落中的水分子对我说着。
我看着她,房间里没有开灯,光影把她雕刻得深刻,我很喜欢这样阴暗的下午,闻着雨的味道,和她一起吹风。

11844993_531414600348798_6804023063326661632_o-658x439

#022

亲爱的 Q:

我前些日子回了台湾一趟,去探望了她,带着一株从花市买来的风信子。
「我很喜欢这种植物,」她曾经边为在她阳台上的风信子浇水边对我说,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没有丝毫感情。

风信子是个拥有正向能量含意的植物,将已经枯萎死去的花枝剪去还能再次开出美丽的花朵。

「割除过往,便能得到新生。」她出神的望着花苞喃喃自语,像是说给我听,但是我知道她其实是说给自己听。

之后的故事妳都知道了,她还是没能割除她枯萎的过去,而是和那些往事一起腐败。

我在她那边待了很久,她沉睡在一个很棒的环境,青山绿水的,还长出了花。如同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说过的:「死并非作为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想她大概会跟我说:「这就是我的新生。」

大概是吧。

祝 好
妳的 C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