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专栏 » 浮生若夢 »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2014-04-04-04

一整个冬天,我都被持续的感冒所困扰,总是不停的在流鼻涕,偶尔会伴有低烧,头晕脑痛,惶惶终日,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相比之下更严重的是焦虑的蔓延,开始对一切都感到不安,跳动的时针,西下的夕阳,商场中庭的栏杆,甚至街头息壤的人群,都会让我心生恐惧。

无法专心的工作,虽然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在纸上记下今天要做的工作,要写的内容,可是却总是对着电脑的时候,手心发麻,暗自发呆不知道怎么开始去做。明明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写些什么,甚至在心中都已经打好了草稿,可是到了正式动笔的时候大脑却一片空白,忘记了一切。

可能是心中杂乱的思绪太多,将一切的正常都覆盖掩埋。

偏偏最应该被掩埋的时光却总是被放置在记忆的最上层,在不该被提起的时候独自缅怀。

只能做自己的唐吉坷德,在空荡的房间里独自抵抗着怪兽。

并不是无病呻吟,我本来就是一病人啊。

 

你知道最糟糕的是什么么?当你发现你开始很少去想念某个人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其实他们也很少想到你,甚至根本就从记忆中抹去了你。你一厢情愿的以为你们俩都经历了一段强迫改造记忆的痛苦时光,可是实际上,对那个人来说,只是「嗨,我很高兴,你终于走了!」

有时候我会怀疑记忆里抹不去的旧时光究竟是否真的发生,还是仅仅是我的臆想,这些美好而快乐的记忆是否真的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

只是这段记忆早已癌变,在我记忆深处蔓延开来,侵蚀着我的身体和灵魂,把我的一切好的坏的全都吞噬干净。在黑暗中向我走来,一步一步的压垮着我的灵魂。

以为生活中那些穷极无聊的炙热与干燥,会随着时间蒸发掉一切。却让我更加干渴,渴着那绿洲里的水,流淌着一切与之有关的回忆。蒸发掉的回忆变成厚重的乌云在我的头顶蔓延,倾盆大雨又加重了我的伤痛。

 

有时候会想到曾经在自己脑海中精心构筑的未来,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这个未来逐渐丰满并充满光辉,这个人就像是这未来的骨架,支撑着自己向着这个未来前进的每一步,为了这个幻想中的未来,不断的努力。可还是慢了,直到这个人等不及这个未来独自离开,只能望着远去的背影,任由这未来在身后顷刻间崩塌。

也许是我太渴望未来,却忽略了唯一能够掌握的只有现在,想要抓住的东西太多,最后全都变成了手心里的沙,洒落一地的往事随风飘散。

那些用尽全力全心全意的日子,也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渺小。

 

偶然间重新听到了 Mika 的歌:《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于是陷入了无限循环中。其实很早以前就听过,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感觉是一种很微妙的事情,快乐之中的我们如沐春风,总是觉得快乐的时光稍纵即逝,而伤心痛苦的时光却总是度日如年。

相比 中岛美嘉 演唱的版本,我更喜欢这首歌的原作者 秋田宏 的不插电版本。没有 Mika 那么华丽的舞台效果,也没有 Mika 那么用力的歌唱,情绪的表达更加内敛,却在不经意间向生活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

(秋田宏版,中岛美嘉版在最后)

如果说 Mika 的版本是经历苦痛后的浴火重生,那么 秋田宏 的版本则是看透一切的淡然,真的累了。

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像 Mika 那样给自己重生的希望,但是,我真的累了。

 

太宰治在《晚年》中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曾经想到过死。今年新年的时候,有人送我一身和服作为新年的礼物。和服的质地是亚麻的,上面还织着细细的青灰色条纹。大概是夏天穿的吧,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吧。

是啊,生命中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我对自己说。

人总是要活在希望之中,旧的希望泯灭了,就让新的希望燃烧起来,旧的未来崩塌了,就让新的未来重建,即使这希望是如此的虚幻,不切实际,即使这未来没了骨架,不再闪耀着光辉。

幸好我还有相机,只有在按动快门的时候才会忘记焦虑,时间的流逝也让我不再感到那么恐惧。时间在摄影中是严肃的,时间和空间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被封存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摄影甚至是一台时光机,在流动的时间里传递被封存的时空。

只有那些曾经拍下的照片,一点一滴的提醒着我,这些回忆,都是真实的,那些逝去的美好和快乐,都曾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我的感冒好像又严重了。

Joyeux anniversaire。

1-01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