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流干眼泪换一吋有你的岁月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不怕流干眼泪换一吋有你的岁月

不怕流干眼泪换一吋有你的岁月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知情

content_womany_xiao_wang_zi__hu_li_2_1477975739-17795-1830-750x310

路过连接车站和公园的楼梯,脑海浮现坐在最高阶哭得肝肠寸断的女孩,我加快脚步离开,原来有些画面光回想就足以令人悲伤。姊姊在上班,她接起电话用气音在另一端着急地问怎么了。我哭到过度换气,全身颤抖得很严重,有个陌生人走近紧紧抱住我。

: Are you okay? Are you lost?(还好吗?你迷路了吗?)

: My boyfriend said… he wanted… he wanted to break up but… I will go back Taiwan next month.(我男朋友说……他想要……他想要分手但是……我下个月就要回台湾了。)

: Oh… Darling, I am sorry this happened to you.(亲爱的,我很遗憾这件事发生。)

: He said… he said… he would wait me.(他说……他说……他会等我。)

: Darling! No one knows the future. You are such a beautiful girl.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are still waiting for you. You have to concentrate on your life. Where do you live? I don't want to leave you alone. Don 't be panic. I am here.(亲爱的!没有人知道未来。你是个如此漂亮的女孩。你的家人和朋友还等着你呢!你必须专注于你的生活。你住在哪?我不想留你一个人。不要慌,我在这。)

:ただいま

:おかえり

我对着坐在客厅的日本室友说我回来了,她抬起头说欢迎回家。我愣愣地看着她的笑容,泪如雨下。几天前她失恋,我告诉她时间会解决一切,这个安慰几天后从她口中回到我身上。

喜欢上 H 时,我明确表达对他的心意。

有一天,他说我很好但他并没有喜欢我。我过得不好,用理性强迫感性必须抽离,却还是忍不住点开他的视窗,在点开、关闭、点开、关闭中,忘记什么是一觉到天亮、好好吃顿饭。暧昧浑浑噩噩地逝去,我怅然若失,他却主动传来讯息问我还喜欢他吗?

我还喜欢 H,但受伤好痛。

我的回应语带保留,不想他望眼欲穿我的喜欢和受伤。他说他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我。我们在没日没夜中恢复联系,我失去对他的抗体。两三个月过去了,他问我要不要在一起。我说:「我不急,我没有一定要当你女朋友,你必须确定你真的喜欢我,喜欢到想要我当你女朋友。我不想只是试试看。」

我们在一起了。

:我不想因为去澳洲就失去你。

:不会啦!半年很快就过去了。你要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

四个半月后,我要离开了。道别当天,决定一如往常在他问我东西都有带吗时,说脑袋放在他家。在要挥手再见时,说不要太想我喔。路桥下的红灯倒数十、九、八、七,左转后火车站就要到了。风好不温柔,太阳似乎也卯起劲发热,舍不得积了好厚一层。他忽然回头,我把他的头推回去。出国前最后一次见面,预设好的话,什么都没能说。拥抱时,头轻轻靠在他右肩下,情绪踉跄地从喉咙灌进鼻腔,从眼角渗入他的衣服。抬头想多看他一眼,一眼瞬间又模糊。

在我心中,H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每天会分几次花几分钟问我在干嘛、吃饭了没。他即使还没要睡也不忘跟我说晚安。他会主动告诉我今天、明天或等一下要做什么。他会解释、介绍跟他聊天、出去的朋友是谁。他不太说甜言蜜语但偶尔称赞我可爱、漂亮。他知道用什么语气、方式与不同状态的我相处、沟通。当我吵着日子难熬时,他总是安慰我时间过很快,很快就可以回台湾了。他说会等我回去,要我别担心。

我常常假借每天都是情人节这种话,做卡片送礼物给H。想起割鞋盒、海报纸的夜晚,希望不在台湾的日子,能为他的生活创造一点惊喜,我做了一台扭蛋机。每个扭蛋中有一张照片、一个礼物,照片背面写着回忆。出国前将它摆到 H 房间角落时,像是完成一直不愿意去碰的作业:好好说再见。我说两三个星期转一次,转完时我就快回台湾了。上次他提到扭蛋剩一颗时,我殷殷期盼回台湾的日子。

可是 H 不爱我了。

「有些话不知道怎么当面跟你说。我试着培养这段感情,可是我好像没办法像你喜欢我那样喜欢你。我感受的到你很爱我,但却没办法回馈给你。这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距离的关系。我不该再占着你的时间,我们还是分手吧。对不起。你很主动也很阳光这我很喜欢,但却好像少了一种感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那种感觉。想提这件事的原因很简单,但也比较难让你接受,就是也许你不那么适合我,对不起我真的很自私。」

他说我们不适合,一句句道歉扯着我的泪腺,我在回忆里流连忘返 ,再睁开眼,十分钟过去,还有漫漫长夜。在澳洲这段期间,我总会向他确认我们现在这样好吗?你要等我回去哦?会不会你也有很需要我的时候,但我却不在?他的回应从没令我失望。分手的念头持续很久了吗?他挣扎、内疚吗?

也许不爱了什么理由都是一记又一记的耳光。

亲爱的 H,来澳洲前我写了一封信

「我相信我们在一起绝对不是偶然,是我们选择对方。

静静地看你打LOL,眼球盯着萤幕一下子左一下子右,你突然拍我大腿问怎么了,问我会不会很无聊,我把眼神转回电视,若无其事地说没有阿不会。我试着重复输入这副不常见的五官,希望一个人时,闭上眼睛,你的模样,是高画质版。

能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太短,我舍不得拿来滑手机。能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太快,我忍不住想盯着你看。能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太少,我不小心就特别聒噪。能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太珍贵,连平常到不行的时刻,比方说一起吃早餐,我都当作是跟你的约会。

知道你很难一心二用,我尽量不在你忙时打扰。知道你不太会表达,我尽量不要用『如果』造各种问句。知道你不太擅长猜测,我尽量告诉你我的感受。

一起逛大卖场时,你指着短裤问我要不要买一件放你家。你觉得这没什么吧,而且多数时间那些我的东西被摆在角落,但对我来说,你的家有我的位置。

说好等我回来要带我去买枕头的,我回来了。

「谢谢你,我爱你。」

信再也送不出去了。

我送过 H 我最爱的一本书《小王子》,其中最令我倾心的段落是:

狐狸:假如你驯服了我,我的生命就会有如被阳光照耀般充满希望。我会认出你和别人不同的脚步声,当听到别人的脚步声时,我会立刻钻到地底下,而你的脚步声就像优美的音乐一样,总有办法把我从洞里吸引出来。再说,看吧!你看见那边的麦田吗?我又不吃面包,麦子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那些麦田也不吸引我,真悲哀。但是你有一头金色的头发,于是当你驯服了我,再想想!那些金色的小麦都将使我想起你,而我从此也将喜欢听吹过麦田的风声了。

狐狸不说话了,它看了小王子很久,说:「请你驯服我吧!」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那只狐狸。

但当分离的时刻接近时,狐狸说:啊!我会很想哭的。

小王子:这都要怪你,我本来就不希望你难过,偏偏你要我驯服你的。

狐狸:没错。

小王子:但是现在你却想哭。

狐狸:没错。

小王子:这么说,整件事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得到!

狐狸:谁说的?

我已牢记金色麦田的颜色了。

爱是有勇气挫伤,不怕流干眼泪,换一吋有他的岁月,但我心中温柔的他蒸发在不读不回的页面,留我一个人反刍失恋。我没想过他看着我露出不舍的那个样子,会永远窒息在说好要再见的炎炎夏日。连带那个拥抱、那个吻都变成我不知道的最后一次。我轻轻松开以为松不开的手,不愿我的存在、我的好在爱过境迁后成为他世界的纷纷扰扰。

一路走来深深浅浅的心意

泡着泪水晕开了

时间把爱过的人 说过的话 全力以赴过的样子

晾成一张张满是皱痕的纸

点开视窗从三次 两次 到一次

意识到自己不再被当一回事

好眼泪 坏眼泪 迂缓地静止

我再也打不出句子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