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面第三首》在绝对里,我们绝对能从头来过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B 面第三首》在绝对里,我们绝对能从头来过

《B 面第三首》在绝对里,我们绝对能从头来过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B-SIDE

happy-together-8

2015 年 9月,无疑地是我第一次的失恋。

我谈过不少的感情,从高中时期什么都不懂,某种程度上面被霸王硬上钩;大学有了点外表,享受那虚荣,便弄得一身臭名,花边满身;直到那个夏季,我大概才明白什么是「触电的感觉」脑袋尚未被通达的那条线,就与这个人这么连结了。

虽说是触电,但也是到很久之后才发现了这件事情。我是一个非常缓慢的人,无论从星座来看,或者是各种能够提供我这人讯息的命盘来说,都是个和「敏捷」沾不上边的人。如此的状况下,人生倒也没有全然的悲惨,至少我还有「直觉」能够让我对这世界还有点连结。所以与他的接触,无疑地绝对是场直觉的安排,我非常相信。

我并不是个太会想去表态的人,或者是说相当讨厌。我什么都好,做什么也都有点样子,但那都只是在扮演某种生命当中需要的角色模样;可倒也没到「那不是真实的我」那么浮夸,这种说法太幼稚,无论如何还不都是自个选择,实在不用推卸责任。对于真实,打从心底的认为这些都是麻烦事,能避免就避免,不能避免的也想尽各种别那么单枪直入。

所以当初面对他,我当然没有表态,更正确的说法是,我根本就没有半点意识到对他有着强大的执着。某种程度上认为,大概就会像往日情一样在荒唐的状况下开始。之后我会过着众人所认为的适切生活,作个理想情人,并给予对方一定的亮丽;但这种形式上的情感,有一天它会被毁灭,并且没有任何预警的。或许这与插座跟产品能适应的电流不同是差不多道理。当你把这二个东西兜在一起时,它们会有很好的一段时间;可是终有一天,它们会爆炸。

但我也不是全然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或者是现代人所说的「滥情」。我拥有绝对的善良,从年幼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一个拥有一颗健康的心的人,而且我此生只要爱这么一个人。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全然为他付出的人,死心塌地的,并把所有我贫乏生命里能够奉献的,用双手交付给这的一个人。这人绝对是生命的绝对,而生命里绝对有这样的一个人在。是一个人,不会是二个人,每个人都会拥有这么一个绝对。

在 15 年夏天,我被他狠狠地甩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被甩,我从来就不被别人甩过的,而且我对我自己是有很大的自信。这种被培养的扭曲信心,使我对如此情感进展感到相当的不满意;但这只是我的自以为,事实上我并不感到任何的屈辱,而是我着实地心痛了。在那个当下,我才明白我对他的狂恋是真实的,是写入任何能被定义的任何,绝对是我一直在寻觅的。

心中也多少会有「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些,或许我永远都不懂爱吧」但是再更仔细想一些,又觉得这并不是太正确。回到最根本,我是相信「有绝对的爱」的人,所以当然不会有任何经历问题;经历是一个过程,可是爱一个人不会是一个需要「体会」才能够明白到的道理。或许人们可以说「爱是需​​要学习的」,这样的想法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爱是具有绝对的针对性在一个人里,又何须在人生中碰撞,才能够有所体悟。

不过回过头来,我还是迟钝些,之于我生命的直觉和感应是比我更快速地了解到这个人对我的必然性。所以在那个分手夜,以及未来真的相当悲催的与他的感情里,偶尔理性难免抵不住「不如就算了吧」,但告诉他的却是「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就像电影《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黎耀辉的对话。话说回来,我一直认为黎耀辉和何宝荣终究不会分开,或许会在哪个天,黎耀辉会这么的看见何宝荣,然后他们确实的「从头来过」。我们也是。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