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生活的真相,只有一步之遥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投稿作品专区 » 生活 » 我离生活的真相,只有一步之遥

我离生活的真相,只有一步之遥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我想人生中第一次对摄影产生兴趣,并不是因为垂涎杂志的封面女郎,或是羡慕拿着相机拍照人的赫赫威风。我打记事起家里就有了熊猫牌的彩色电视,所有影像的奇迹都被这个光怪的盒子吐纳出来,即使在偏僻的山区中了解外面世界变幻。那时的电视自然比不得现在的电视清晰,颜色过分地浓烈失真,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感觉《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法术好真实,孙悟空一个跟斗真的会翻过十万八千里。

大概是四五年级的暑假,我们到山里的老表家里玩。大概是受不了他们粗鲁暴力的游戏,我一个人跑到木屋楼顶上去探险。在一堆旧物里面找到一台相机,现在也不记得是什么牌子,但好像是台双反。我从上往下看取景框,木屋外的竹林全部被吸进相机里面来。影像是颠倒的,模糊的,机身发出的皮革和金属味道,好像自己是在看一潭泛着绿光的死水。然而右手很自然的去转动旋钮,那潭死水便开始惊起波澜,竹林在我的眼中一会清晰一会模糊。我感觉发现一个法宝,一个人在楼顶上拿着相机到处看,不断的对焦虚焦,好像我真的可以让外面的世界变化一样。大概对于一个十来岁懵懂的孩子来说,相机是一种全新的观看世界的法门,而且比电视来说更自由而能够自我掌控。

那次和相机的短暂相处成了我一次隐秘而愉悦的童年经验。接着我的人生轨迹又回到努力读书,努力听家长和老师的话的现实生活中。后来我上大学开始读历史学,想象着自己在一大堆史料当中寻找蛛丝马迹去追寻历史的真相。现代的学科体系都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妄想着依靠人的理性去寻找所谓的真实与真理。事实上连摄影也是如此,摄影师对其工作的最初认识:摄影涉及现实。摄影师必须认识到世界本身便是以为无以伦比的创作大师,想要发掘它最佳的作品和时刻,预感到它们的出现,或是将它们清晰地阐明并永久地留存下来,当然这需要敏锐与灵活的智慧。但摄影师必须同时认识到,无论呈现在图像中的事物多么令人信服,它都不是事实本身。

时间已经过去,真相已经荡然无存。我实际上通过摄影才重新发现了历史的真相,生活的真相,它不过是用我们可知的材料和可怜的理智去再现一种存在。这种存在离真相究竟多近多远都已经无所谓了,只不过是展示我们这一代人的认知与感知。或许我们离真相越近,我们离生活变越远。我们现在靠着大学里的教授们和那些拿着相机满世界流浪的摄影家们帮我们去思考生活,帮我们去体验世界,我们一个个变成电视机前的小孩子,以为看到即是世界全部的精彩。我们也一个个变成了观看枪毙马走日的观众,脱离了自己生活的真实,而是围观他人给我们制造的“真实”中,成了一个个视觉影像世界里的行尸走肉。

或许我们应该自己拿起相机,透过取景框去观看属于自己迷幻的世界,哪怕它不“真实”,哪怕它是丑模糊不清的、是丑陋的、是卑微的,但它总是自己生活真实的痛感,我想那就是一种艺术,也是对这个平庸世界的反抗。

面对生活的真相,我们只差这一步之遥。

人生的走向

人生的走向

战争觉迷录

战争觉迷录

没有路标的森林

没有路标的森林

独自等待

独自等待

天机

天机

夸父逐日

夸父逐日

城市的边缘

城市的边缘

迷踪

迷踪

迷踪2

迷踪2


彼者狂欢

个人简介

一起胶虑。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