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手不说别离,但你终将离去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挥手不说别离,但你终将离去

挥手不说别离,但你终将离去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zhixinlau

PicsArt_1508521959449-1-750x450

虽然并不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但是现在回首21,22岁的那个时候,感觉那仿佛是另一个人生的故事,亦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似的。

想为过去的我们记录一段小故事,回想其中的苦涩酸甜,还有那藏在小日子里的平凡幸福;我在想该怎么开始,从哪一件深刻的事情去开头呢,回忆着过去种种,我突然有了头绪。

依稀记得那天的上午我在杂志社里赶着专访稿,将近午餐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通不曾出现的来电显示,当下就有了不详的预感。

嗯,电话的另一端说你出车祸了,伤势不明,据说摩托车倒在另一边,而你的位置离它有点距离,我想大概就是撞飞的一个情形吧。

放下电话,我有点回不过神来,继续敲打键盘,越打却越是心慌,我在想着我应该去哪里看你,因为当时不确定你送往哪家医院,满脑子浮现你可能面临危急的各种状态,于是我强忍泪水,关上电脑,通知总编我要请假。

最终来到医院,你刻意回避我的眼神,没有看我一眼,假装轻松地与姐姐攀谈。你的长裤被磨损到破烂,腿上的血渍已经干至红褐色,躺在病床上等着手术室的安排。

随后我推着轮椅陪你到 X 光部门检查,帮你填写资料,看着你嬉皮笑脸的,我也就假装毫不担心。倒是你安慰着我说原本就不想通知我,你太了解我紧张大师的性格,怕我知道后会立马放下工作就赶到医院,但最后还是跟你所想的一样。

你在手术室时,我在病房里的小橱柜上打开了我的手提电脑,继续我上午还未完成的专访稿子,一直到你被推回病房,我才完成。你醒来的时候眼神很呆滞,应该是麻醉药尚未退去,一身又脏兮兮的,我帮你稍微清理后,那已经是大半夜的时间。隔天我回到公司继续请了假。

根据医生的解释,你所幸骨头没断裂,倒是撞断了几条筋,会有一段时间必须用拐杖走路,而伤口因为没有立即清理而发炎了,修复期间必须再动一次手术。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杂志社,医院及家里三个地方赶,因为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医院,我坚持晚上睡在医院,跟你挤在同一张病床上。当时我在想,是我觉得你需要我,还是只不过其实是我想陪在你身边。

照顾你一点都不累,在医院的时候你依旧正面乐观,所以在心情上我也轻松应对。那个时候我们在病房里一起吃饭闲聊,分享各种大小趣事,与在家的感觉没有不同。然而往后的生活才是我们最大的考验。

住院期间,你很多朋友来探访,分别带了很多东西来,有的怕你闷坏带来了一大袋的漫画书,有的怕你饿着带来食品与水果。出院那天我一个人帮你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整理好所有的用品,再搬上车,来回上下走了三趟才把所有的东西搬完,之后再提着包包到柜台处理最后的琐事,看着你拿着拐杖的样子,我确实不能对你有任何的坏情绪,所以我一直强忍自己的委屈。

那个时候开始,也就是彼此经常出现坏情绪及冷暴力——沉默对待。你是需要在行动及生活上被照顾,我则需要在心情上被照顾。然而我知道热爱摄影及外向的你长时间只能待在屋里那种无奈的心情,而工作一天而疲累不堪的自己回到屋里却给不到你比拥抱更加温暖的笑容。

那个时候我们像是被逼长大的小孩,互相必须承担的情绪与事情很多,不成熟的心智,与消化不及的情绪管理,在困苦的那段时间增添了更多的沉重感。

虽然有的时候我们会闹得不愉快,而我也曾压力大到躲在被窝里大哭,但晚上我们依旧会手牵着手慢慢睡去。走过那段风雨,我其实更加坚定我们不会分离。

如今我只身搬进了一家公寓,夜晚时分,我总站在阳台上俯瞰夜景,生活变得十分恬静。风依旧在吹,月色依旧朦胧而美丽,这样的夜空感觉像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但却又不是,你看似很是遥远却又是那么贴近着我,而我总在这样的时候特别挂念你。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