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曾对绝望告白;无端之战的号角响起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谁都曾对绝望告白;无端之战的号角响起

谁都曾对绝望告白;无端之战的号角响起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希區里恩

wasteland_2560x1600

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呆滞在这片荒原三天,
说惊慌不如说那是莫名地打愣,我们心里都想着:来了,战争又要开始了。
我抓着身旁绝望的他们的手,其实我也很害怕,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看着那逞凶而来的海啸,我们没有起跑。
眼泪在上个战火中蒸发干净了,该有的兵器也都烧成一片荒芜,

那一次,没有谁赢,也没有输家。

我们一直在荒原漫走着,风吹着沧桑,万念俱灰的城市里没有解答。
那片巨大来袭的黑影在我们沾满尘土与抑郁的脸上盖着灰色的薄纱,
黑影中尖锐的双手与利爪伸前捉住了我们的脖子,然后粉碎成上万个颗粒。

我仔细地审视这些黑色颗粒,勉强回想起,
这是印象中,未爆开而烧焦的玉米粒的样子。

接着我看着身旁的每个人,他们都累了,距离上一回的战役没有多久,
时间在他们脸上画上痕迹,恐惧却更让他们的眼神更加空洞。
一个水源、食物或其他物资无法修补的荒原里,
我们被逼迫成为将被淘汰的战斗民族,没有文明的阶下囚。

一回回叫嚣着不公平的风沙,让迂回在我们耳庭内的号角声更是猖狂。
这次的灾难来,我心里明白我们没有任何的东西打造一艘能够逃离这里的方舟。
该怎么告诉他们?就连我都没有任何的计画,而哪一次并非如此?
其中一个人从他穿孔的衣拿出一本残破的簿子:「写吧。」他告诉我。

他开始崩溃而颤抖,鼻涕与泪水沾湿了他面容的泥土,
泪不断地从双眼两侧的角流下,划开了他的勇气,模糊了他的声音,
因为无限延伸的恐怖穿刺在他的脑内,他早已把下唇咬出血斑来:

「如果可以…… 我们会把你所写的当作是魔法。」
他脸上的肌肉开始纠结,纠结出的声音接着放大,
透过这样的纠结与颈部的施力在硬挤出活生生、血淋淋的话:
「我们会活在你所写的魔法里。」我的鼻息开始倒抽,眉头抽搐着。

海啸砸在地面上的大浪不断向前奔来,以最快的速度像群饥饿的狼,
我们都听见了恶梦的声音、喘息,凶残野性的呼唤,
我们与奔驰的那群狼的距离码数不断减少,越来越近了,
时间没有办法算计我们的希望、以后,我在簿子上写下:「明天。」

接着我闭上双眼。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