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5] 无题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投稿作品专区 » 投稿作品 » [10765] 无题

[10765] 无题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我是怯弱的携带者,害怕直面一切悲怆。我又是勇敢的感染体,不惧于任何惨状。我逃避着情感的起伏,却又人格分裂般回望。 这个叫天府的地方,不是富庶的蜀地,而是丰饶的煤矿。在计划经济年代它自成体系,脱颖在社会主义里。那时的天府煤矿汇集了我对欣欣向荣,共创未来,共产主义等所有美好愿景孩童般的认知,我生于此长于此。后来,儿时的乌托邦终究被时代所吞并,在如煤层轰塌般的改变中,我们经历着“时间里的命运”和“命运里的时间”。离开终究注定,伤怀也就一击而中我的要害。故土成了患癌晚期的病人,让我珍惜每一次的躺怀。然而。当结束到来那天,我还是经意或不经意地逃走了,丢下父辈那代人的举迁,亦如父辈的父辈建设时一样的宏烈。 当心灵与那片土地的感应伴随着内疚和悲鸣

img-9000ed-106461

img-9000ed-106485

img-9000ed-106486

img-9000ed-106489

img-9000ed-106492

img-9000ed-106494

img-9000ed-106504

img-9000ed-106507

img-9000ed-106510

img-9000ed-106512

img-9000ed-106513

img-9000ed-106517

img-9000ed-106518

img-9000ed-106519

img-9000ed-106521

袭来时,我陷入了一场精神的自我讨伐。最终,我决定承袭着崩塌、悲凉、无奈、哀叹、找寻等所有的元素回归,去直面那一片荒芜,是为致歉,是为祭奠。 现实和记忆终于面目全非的对接了。 我漫步于后峰湖,这里曾是天府最美的园林式建筑。已数不清它的每处角落,上演过多少的懵懂青春,承接了多少的迟暮情感?而今却一地的凋花,谢幕了万千故事。我仰望着高耸的霓虹灯,它的存在和这模拟的古韵显得格格不入。这家伙四季都绽放着艳彩,压过了群芳的色泽,周边的花草一定恨透了这后来的怪物。我行走在时光碾压的车辙上,看到肢解的砖墙,散落的瓦房,那是破碎的温暖。更惊讶于认出了那颗被荒草埋葬的倒树。从前,它每日都伫立在半山腰接我放学。新的景观中也有如我一样被魂牵而至的人,他们流连彷徨,观望着周遭,仿佛无家可归。偶尔拔掘着、捡拾着、凝看着以为是时间钥匙的记忆碎片,最后还是撒手而弃。就这样一次次被回忆击中,又被现实刺痛。还是有人相信可以找到回去的路,于是倔强着搭建,艰难的铺垫。当回到家里再次观望熟悉的窗外时,才发现萧瑟中离开的不止我们,还有曾经在窗外吟唱的鸟儿。我幻想知道所有的生命共同体最后都去了哪里,期待他们不约而至的出现可以再次构筑那一晨清梦。 然而,我们都太渺小,所以被时间驱离。还好,墙上留守着幸福,林中错落着桌椅。一切都平静得鬼魅,却又灵异出往日的喧笑。我相信,那些不愿离开的灵魂,都从未与此道别。


杰罗尼莫

个人简介

这家伙很懒,没有写任何内容!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