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说我们幸运极了,不确知自己活在怎么样的世界。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的味道 » Life · 生活 » 只能说我们幸运极了,不确知自己活在怎么样的世界。

只能说我们幸运极了,不确知自己活在怎么样的世界。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作者:第十一個比利

2015-05-17-13.18.07-750x450

我眼中仍深深的凝望着。

如我们相遇的那场夜晚,腻着对方呼吸直到日出。那时妳淡淡的呼吸声,告诉我们虽然近在咫尺,甚至是鼻尖与鼻尖不到一公厘的距离,似乎再靠近一点便会窒息,但是事实上,眼前却模糊一片,只能依稀地摸出你的轮廓,伸出手来,甚至连轮廓都显得难以捉摸。

妳抚着我的脸颊,是一阵暖流,感受了彼此的体温,定睛一瞧,彼此的眼神却是如此陌生。这是曾经热恋的妳我,不顾一切,只能随着温度流动而找到那个氛围。

只是当时间过了,妳才觉得始终无法看清那个彼此,然后妳站退了一步,仿佛有些熟悉,虽然模糊,但终于能发觉在藏在夜色之中朦胧月晕。

但妳仍不满足,又退了一步,逐渐逐渐看清了我的脸庞,瞳孔的颜色,嘴唇的线条。可是的可是,当初触手可及的那个温度感受呢?摸不着了,只因为距离远了?淡了?冷了?所以愣了?

有人说恋人就像金鱼一样,彼此寻觅对方留下的涟漪轨迹中嗅着对方的残影,仰慕、眷恋对方留下的幸运与天赋。却受限在自己不使唤的记忆,三秒后只能望着熟悉却又陌生的眼眸一头雾水。

那晚我们在星巴克,妳我正襟危坐地在彼此面前,却是用一本书隔着对方,对我来说,那本书比起柏林围墙更为遥远。我始终喝不了妳愛的黑咖啡,只能啜饮着玛奇朵淡淡问道:『妳还记得那天的早晨吗? 』

「嗯。」缘分到底,手上的书始终从没放下。妳冷漠地下了一句结论:「所以我们是过客。」

『是恩客吧』我心中咕哝,眼前道别显然有些突然,我有些黯然地望着妳始终没有与我对焦的眼神,试着赞叹:『可是你在我眼中仍是装满了幸运。 』

妳难得放下了书,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即飘去。言语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在这纷闹的星巴克,妳活在属于妳的世界:「是吗?我忘了。我记得你是个很有天赋的人,吧?」

我苦笑,望着妳淡漠却又那么熟悉的温热眼神说,故作思考说:『曾经好像是,但我也忘了我自己是谁。 』

妳敛去了眼神,没有任何回应,兴许我们都迷失了吧?

我顿了一口气,说:『但在我的眼中,妳永远是那一个幸运的人,即使我快忘记了。 』我又说:『但只要看到妳的眼睛,就会在那一秒钟记起妳是如此幸运的被我遇见,如此如此幸运。这样就好。 』

「那你就不幸运吗?」

『遇見妳,就是我的幸运。 』夜已深,喉头却似哽住了说不出那句再见。我只能痴痴望着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妳放下了书,站了起来,却是不给了我任何回转的余地,离开之时,却难得回过头来,我以为妳后悔了,哪知妳只拥抱我,声音再也没有淡漠,却带有一丝哽噎说:

「谢谢。我永远记得那天的早晨。一直一直都是,再见。」

再见,从此不再相见。

我们是如此羡慕着彼此的幸运,却又如此践踏着那牵着妳我幸运的缘分。

thumb_IMG_2720_1024-750x750

羡慕、嫉妒,维基百科说:『羡慕可以定义为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成就或财产等不及别人,并且渴望得到或希望其他人缺乏这类物质的一种情感』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人生总是在追逐不同个对象的原因吧?妳渴望在对方的眸底看到与自己决然不同的一切,但却在看到对方影子下的悲哀后摇头离开。妳流浪在不同的双人床上,沉溺于曾经的幻想与早已了然的幻灭。就这样在轮回好久,直到时间过了,头发白了,才找到接纳自己悲哀的另一个人。

他眸中没有妳所羡慕的一切,但他眼中却只有妳的无奈。他是出口,妳灵魂深处的出口。

他在妳啜泣的时候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肩膀,在欢乐的时候给妳一个直到心底深处的拥抱,他寡言,只在妳默默谈起他所陌生的抱怨中,只有点头。妳可能会觉得他有点烦,怎么都不好好给个解决方式,就像以往的那些男孩一样:「你很讨厌欸,都不出声说一句话!」

「对啊。」他仍然木讷的回答。

但他让妳知道:「对,妳是超级英雄。」而他甘愿自命是个平凡男孩,不曾把妳捧在手心,却随时随意坏心地将妳推下月台。他深知唯一能阻挡妳与超人面具的只有自己的影子。你从不畏惧自己的不足够,却始终逃避能让自己发光的机会,直到它成了遗憾。

幸好,人生往往不是一个人的。

也许妳需要另一个超级英雄,平凡如他便成为那个推手,他宁愿遗憾了他的人生,也要造就妳的深刻。

其实冥冥之中,缘分交织一切,也许他永远没有扛起地球的能力,但他却是妳当下的超级英雄,也许妳会发光成为超人,而他甘愿活得平凡,看着你发光发热,用力的保护世界,成为那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人。

「欸,人家都说你幸运地倒贴有事业女人欸,你会介意吗?」妳试探性的问着。

「嗯。」他傻傻地笑了,妳怒气冲冲向前跑了,不曾搭理。妳怎知道他心底说:「我仅甘愿平凡,只要看到妳的眼睛,就记起妳是如此幸运的被我遇见,如此如此幸运。这样就好。」

「你好不 man 喔!」你半嘲笑地打着他的肩膀,即使妳的手上戴着一枚粗戒指,他也不吭一声。

「嗯。」

其实他只是要被妳记得在某个当下有他,就够了,无论他被定义成配角或是路人。

无论最后缘份如何。

东邪西毒的欧阳峰淡淡说过:『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但我知道他不会听,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走过又怎会甘心? 』

但天知道到翻过了另一头,却又看到了另一座更高山。兴许妳会期待,又或是回味起点的美好。但曾几何时,妳会不知觉发现身旁的有个人某个山头开始陪着你爬过一座又一座的山。直到高峰上,回头一望,才发现原来最美的幸运不是山下的绝丽景色,而是在身边的平凡,也是在孤寂中的幸运。

「你还记得那天在山上的早晨吗?当日出的那一瞬间,好感人喔!」妳是那样的赞叹着。

他只淡淡地笑了,低着头说「嗯。」

但他却把真正要说出口的话噎住喉头了:「我永远记得那天的早晨。一直一直都是。虽然我从来没有正面看着太阳。对我来说因为太阳很幸运的一直都在。」

妳依然继续追逐得不到的东西。例如更成就的一切,亦步亦趋。无可自拔。兴许你会知道某人珍惜着你和他之间的距离。又或许妳宁愿在翻过一片十万大山,寻找更美的风景,这也不怪妳贪心,也不顾他傻。只是在这2400万人的海岛内,总是很巧的,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幸运,妳喜欢的人也正喜欢着别人,反之以然。

『只能说我们幸运极了,不确知自己活在怎么样的世界。 』──辛波丝卡(Wistowa Szymborska)

Flipermag 转载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Kido

个人简介

一个LikeAKid的名字从20岁叫到30岁。
从伪少年叫到伪大叔,
从Kid到Kidult再到Adult,
竟然毫无知觉。。。

Kido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