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No.43 过年·家宴 | 胶片的味道
当前位置:胶片的味道 » 胶片摄影月赛 » Vol.04 故事 » 【故事】No.43 过年·家宴

【故事】No.43 过年·家宴

FavoriteLoading加入到收藏列表

000016

独居的老人,独自面对老屋前荒草连天的漫长岁月

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

在陕南一个叫后柳的小镇,参加一场过年期间的家宴。家宴的主角并没有出现在我的黑白影像中。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才是这场普通家宴的主角,因为意义重大。因为这一天,多年不见的亲戚都来了,聚集在老屋门口,一声问候,让主角知道,其实,大家都没有忘记他。虽然他离群索居,独自一人,但是,他依然是我们的亲人。

我们都叫他大姑爷,是父亲同父异母的姐姐的丈夫。大姑其实比父亲大很多岁,所以大姑爷已经接近80岁了。大姑爷的大女儿,也就是我们的大表姐,也已经六十岁了。大姑业已在九十年代中前期过早去世,大姑爷的孩子们已经各自成家,离开了老屋。这么多年来,只有大姑爷孤零零一个人生活在山上的老屋里,虽然这屋子离山下的公路很近,但走山路着实不便。所以,大姑爷很少下山。这些年来,因为大表哥外出务工,能够偶尔照顾大姑爷饮食起居的担子,就落在了步入老年的大表姐和嫁在附近的小表姐的身上。

大姑爷说,如果没有嫁得近的两个女儿,他还不知道怎么办。

从这一次家宴中,我深切感受到了中国人“养儿防老”的全部含义。当你老了,儿子远在他乡,他甚至不幸福,也没钱,那谁来照顾你呢?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也比较顾家,这句话在大姑爷的身上也真切体会到了。

大表哥,一个外出务工多年的中年男人,有一个独自在家乡生活的女儿。他多年来与大表嫂只剩下夫妻名分,女儿是由小表姐照顾长大的,小表姐充当了妈妈的角色。

那天家宴结束后,和小表姐有很深入地交流。我感觉到,这样的女人很伟大,她的意思,甚至要把这个外甥女照顾到长大成人,到外甥女能够接受完整的教育,能独立谋生为止。我想,这样的真实故事在中国广大的乡村不只这一例。因为有像小表姐这样的血浓于水的亲戚的存在,让留守儿童弥补了家庭的缺失。

我相信,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拜年,也不是一场普通的家宴,而是一次血缘关系的再次相互流通,让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内心里感觉到温暖。他们并不是被“抛弃”了,而是,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这样,他们得忍受,就像所有的中国人一样。

大姑爷和大表哥的女儿都没出现在影像中,但他们的影像,都在任何一个人的记忆里。

000017

大姑爷的邻居,看得近,其实远。

000018

前来拜年的小朋友在山上玩耍,对于习惯城市生活的他们来说,这是一次漫无目的的撒野。

000022

大姑爷的连襟四姑爷,他在县城里做生意,大年初一这一天赶来,只为了给自己的连襟问声安好。

000021

大姑爷的儿子(大表哥),外出务工多年,与妻子有名无份,女儿由他的小妹(小表姐)照顾。

000019

家宴,大家围在一起,喝一杯小酒,唠家常,多年不见了。

000020

老屋门口的花椒树,等待春天的到来,就像大姑爷守望他的孩子们过年回家。

相机:Minolta X700、镜头:MD50mm/f1.4、胶卷:富士ARCOS100、扫描:富士SP-3000




Leung梁

个人简介

广告人,写作者,业余拍照。

Leung梁
More Detail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